上半年暢銷榜
內容連載 頁數 1/2
回饋是怎麼變質的?
 
我們很早就從周遭人身上學到好習慣和壞習慣,而且就算接收到的事物會令我們覺得不舒服,我們也會繼續維持這些學來的行為或技術。
 
我們從小就在觀察、接收、傳遞這種傷害經常大於幫助的回饋方式,這些早期經驗影響我們看待回饋的方法。最糟的是,這種回饋總是以批評、憤怒的字眼以及針對個人評價的方式呈現。我們在小時候就常常經歷這種惡劣的回饋,它們可能來自於父母、兄弟姊妹、公園裡的小朋友,或是那些傳統可怕的老闆。結果,我們從一開始就把回饋視為負面力量與恐懼的來源,又因為多數人對回饋抱持負面的印象,就更加不可能提供回饋或主動要求回饋了。由於我們對回饋太反感了,導致我們在收到鼓勵或建議等好的回饋時,可能都不知道這就是回饋。
 
我們的老闆、父母、老師、朋友和兄弟姊妹可能並不是刻意要讓我們難過(不過也許有些手足真的是故意的),他們只是受到已經深植於社會上的錯誤觀念影響。我要說的重點是:我們每個人在年紀很小時就被灌輸回饋的負面形象,所以我們要拋開恐懼,也就是要忘掉過去學到的習慣,並且拋棄已經根深蒂固的錯誤觀念和方式。
 
績效考核容易加深誤會
 
我已經清楚表明非常不喜歡傳統的績效考核,不只是因為它無法引導出更好的表現,更是因為傳統方式誤導我們看待回饋的觀點,使我們相信提供回饋是一件嚴重的事,會讓人不幸、造成對立,而且通常不懷好意。
 
年度考核的儀式讓我們誤以為,所謂的回饋就是你和主管關起門來聊一聊哪些事情做得不錯(希望是這樣),然後討論你要改進的地方,可能還會談談下個年度你會拿到多少薪水。主管的任務通常是制式化的結算出你今年達成和沒達成哪些目標,評估你的價值有多少,而這些通常會拿來和你的同事比較。這場面談通常是單向論述,而非雙向對話,而且很容易受到偏見影響,例如主管通常傾向談論最近的事,因為它比更早之前發生的事印象更深;還有因為主管個人偏好而產生的評估者特質效應(Idiosyncratic Rater Effect)。
21 2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