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歐洲無聊日記

歐洲無聊日記

ヨーロッパ退屈日記

內容連載 頁數 1/8
原子能研究所人員的恐懼
 
我個人的想法如下。
 
比起充滿戲劇性,一部劇情明確的電影為了要讓情節發展下去,許多事情有必要對觀眾進行客觀的說明。
 
換句話說,舉個簡單的例子,就是要讓觀眾知道當時是幾點、誰被殺了等等。
 
然而要如何來說明不讓觀眾知道這些,劇情就難以發展的情況呢?
 
一個自暴自棄、缺乏想像力的編劇,通常會用時鐘的特寫來顯示時間。
 
另外低成本的電視劇、二流的警匪電影直接用電話報告殺人事件時,多半採取以下形式。
 
「喂!嗯,我是田中。什麼?山口電機的董事長,嗯,被發現時已經死了嗎?地點呢?麴町一番地,十八之五號。我知道了。嗯,馬上趕過去。」
 
因為電話聽不見對方的聲音,得自己扮演對手的戲,以這種方式是寫不出劇本的。
 
恐怕寫的人會覺得很丟臉吧,可是拿到這種台詞的演員才更感到難為情呀。大家只能不顧羞恥,試圖醞釀出氣氛,裝出緊張急迫的聲音說出「被發現時已經死了嗎?」的台詞。怎麼說都難掩便宜行事主義的色彩。
 
比方說類似原子怪獸拉頓的角色突然出現。四處竄逃的民眾中,有一位原子能研究所的工作人員。鏡頭拉近拍他的特寫時,他的臉上露出害怕的表情,顫抖的手指向怪物大喊:
 
「啊!那就是殺了我們所長的拉頓。」
 
問題是一個因為受到驚嚇而不停發抖的人能喊出充滿說明性的句子嗎?我甚至想建議,既然要說明,乾脆徹底些改成以下台詞如何!
 
「啊!那是據說早在六千萬年前就已經從地球上滅絕,不知為什麼最近又突然出現殺死我們所長的拉頓!」
 
如果是家庭倫理劇就可以改成:
 
「咦?在那邊的應該是每天都開車上班的渡邊吧。」
 
「哎呀,坐在開車的渡邊旁邊的是上個月剛跟隔壁鈴木家租二樓房間住的花子小姐嘛!」
 
「嗄!上個月剛搬到隔壁鈴木家二樓房間的花子小姐呀!」
 
「嗄!坐在開車的渡邊先生旁邊、上個月剛搬到隔壁鈴木家二樓房間的花子小姐呀!」
 
說明式台詞的拙劣一如所示。越是好的劇本就越該以不落痕跡的形式,透過自然的會話和劇情將說明編入其中。
 
◆ 說外國話的外國人
 
還記得第一次搭飛機滑進外國的機場時,我眺望著窗外,心中湧現莫名的感慨。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