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魚舟‧獸舟

魚舟‧獸舟

魚舟・獣舟

內容連載 頁數 1/7
魚舟‧獸舟
 
我人生第一次看見獸舟,是在我七歲的時候。那年夏天,令人窒息的炎熱空氣,毒辣陽光炙烤著蔚藍海面——我在上層甲板曬著家人的衣服,發現右舷後方有個影子正在接近。
 
那東西轉眼間便追上我們的船,並在經過船身的同時,利用牠的魚鰭用力地撞擊海面,發出爆破般的水聲。直覺告訴我,眼前躍起的黑色巨型物體,不是魚舟,而是獸舟。
 
我丟下要曬的衣服直奔舷側。只見獸舟以快下雨的積雨雲為背景,緩緩地在空中畫出一條拋物線,順著行進方向,落入水中。
 
側浪讓船身劇烈搖晃,衣服捲上竿子,我也跟著滑了一跤。不過我很快就跳起來,緊緊地抱住扶手,尋找海面上的獸舟蹤跡。
 
獸舟全長超過十五米,頭部及身體呈現扁平狀,和鯨魚海豚不太一樣。牠的形狀與其說是神聖,不如說是滑稽。近距離眺望的外皮猶如鋼鐵一般,在那片光艷的背上,海水就像瀑布一樣傾瀉而下。牠的背部沒有居住殼,果然是沒有「掌舵者」的船——獸舟。
 
父親從居住殼上跑來甲板,我告訴他自己沒有受傷,隨後指向海面上的獸舟。父親見狀也跟著用手遮光,仰望海面。「有星形傷口。」他喃喃道,接著轉向我,一臉開心的說:「你看到難得一見的東西了,那可是你的伯母,照那大小看來,差不多準備要登陸了吧。」
 
當時的我並不了解那是什麼意思,直到又過了好幾年,在我準備步入青春期的時候才知道。
 
滿月逐漸升上夜空,從臨時帳篷望去的海面,就像破碎的燻黑銀般閃閃發亮,伴隨著源源不絕的海浪聲,一同把我拉進夢鄉。
 
我從皮帶裡抽出水壺,打開蓋子喝下提神苦茶。從海上殖民地移動到陸地已經過了十二年。一路努力上來,結果卻沒有多大進展,讓人氣憤,就連如此無聊的工作也無法拒絕。
 
帳篷附近有三台移動式砲台,每一台都配有操作手在監視海面,夜視裝置也是不停地巡察海岸。淺灘上的暗礁滿佈著海草與藤壺,現在退潮都露出頭了。不過那並不是礁岩,而是過去城市的高樓一角。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