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購物節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8
親情顯微鏡
妹妹寶貝

 
妹妹和我相差一歲,雖也僅只這「一」點之差,個性、脾氣、外貌卻「各有風格」。
 
要嘛,就是名字給人一點聯想,妹妹叫「文飛」,也許姓氏特殊,所以不管到哪兒,總有人好奇:「這桂文亞是妳哥哥,還是弟弟?」當然她不忘糾正我是她的「姊姊」。這也難怪,從幼稚園到小學、到中學、到念同一所專科學校,她全跟著我走,老師、同學自然會問起我是她的誰。而這三十多年來,我這個尾大不掉的影子,也讓她有「忘了我是誰」之歎。
 
妹妹習慣連名帶姓的喊我,如果她哪天甜甜蜜蜜,扯著我的衣袖,親親熱熱的嬌喚一聲:「姊!」包管我「刷」一下掛上撲克臉:「幹麼?想借錢?」如果說不是呢,那八成:「怎麼?又看上本人哪一件新買的衣服?」
 
自己的妹妹,有什麼辦法?我這個做姊姊的,只好教她滿意。
 
也許家裡只有我們兩姊妹,從小到大,妹妹有的,我不會缺,我有的,她也絕少不了,非得來個平分秋色不可。
 
就拿穿著來說,至少妹妹就沒有撿過我一件舊衣、半雙舊鞋(何況她也不肯);而爸爸、媽媽為了公平起見,更是任何東西盡可能一人一份,連蛋糕也切得恰好一半,葡萄也算得不多一顆,不少一顆。
 
即使這麼公平了,我們還是有得爭。
 
想起來真慚愧,我和妹妹,從小打到大,動口動手樣樣來。
 
小時候,妹妹不但比我高出半個頭,一雙長腿還跑得比我快,所以一開始,我不但不是敵手,還經常三十六計──跑為上策。
 
妹妹的脾氣我是領教過的,脾氣好大啊,一觸即發。我這個矮腳姊姊,既然鬥力不過,只好鬥智,那就是:我打她一拳、她回我一掌的時候,我便忍住怒火和疼痛,一邊拍手笑,一邊圍著她繞圈圈:「來啊!來啊!怎麼樣?」裝出一副不在乎的模樣。
 
嚇!這一來可把妹妹氣壞了,她邊罵邊追,我邊叫邊逃。沒想到,這倒練出了我的獨門武功飛毛腿,居然後來還代表班上參加六十公尺校運賽哩!
 
又追又打的結果是,妹妹終於被氣哭了。這下有好戲可看,誰都知道,她是歌仔戲哭旦,一哭起來,警報器都會自動故障;而她一向就是黛玉型的嬌弱,坐在小板凳上,嗚嗚咽咽,聲如斷續的秋風、流水漂著的落花,媽媽的腳步近了,風聲就急切些,媽媽的腳步遠了,就暫時「廣告時間」。
 
「做姊姊的怎麼欺負妹妹?」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