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228連續假期,電話客服調整9:00-18:00暨出貨相關訊息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國際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3/5
要是她真的跳出去了,會有什麼後果?要是那名女子沒有抓住她呢?現下她人在安全的包廂裡,難以想像其他可能性。她只慶幸自己還活著,無論接下來要面對什麼。站在被月光照耀的火車門邊,寒風從她體內奪走呼吸,腹中傳來熟悉的騷動,那個半成形的生命似乎掙扎起來,哀求她聽聽他的聲音。那一刻,她意識到自己無權因為絕望而為所欲為,因為她要摧毀的不只是她一個人的性命。
 
她閉上雙眼,想起拚上性命救下她的女子。記憶一片模糊。她記得白色棉布翻飛,宛如月光下的船帆。穿著睡衣、要去廁所的女子。假如她沒有醒來,沒有離開包廂……
 
南西深深吸氣。如果立場顛倒,她會怎麼做?她能鼓起勇氣,阻止毫無瓜葛的陌生人跳下高速行駛的火車嗎?不對……南西整理昨夜的片段影像。不對,不是陌生人:她清楚記得有人呼喚她的名字。
 
無論對方是誰,她一定受傷了。想起這件事,南西的指甲刺入手背皮膚。她頭上有道傷口,睡衣沾了幾滴血漬。一定要盡快找到那名女子,求她寬恕,感謝她救了自己一命。是的,要好好感謝她。只要想到未來,恐懼、驚惶便從心底浮現,即便如此,她仍舊有活下去的目的。她無法克制衝動,好想跟那位好心人說她救的不是一個人,而是兩條性命。
 
南西微微睜開眼睛,瞄向看守她的義大利女子,發現對方正捧著筆記本寫字。不知道是否要經過她的同意,才能離開包廂,去尋找那位穿著睡衣的女子。提達蒂小姐八成是奉命要護送她到大馬士革。這是很合理的安排,她想,列車公司可不希望乘客在車上尋短。等到她下車,她就只剩下自己一個人了。黛莉亞不會在巴格達等著接她回家。
 
想到表姐,南西喉頭一緊。兩人最後一次見面是在兩年前的維多利亞站,她即將遠去。兩名水手上身探出車廂,在遠去的列車上對她們拋來飛吻,逗得她們笑個不停。
 
「有空來找我!」黛莉亞上車前對她大喊。「我們來大玩特玩!」
 
南西笑著用力揮手,直到濃煙把她趕離月台邊緣。巴格達聽起來好陌生,好奇異。聽過黛莉亞描述的生活點滴──酷熱、蚊蟲、帶著成群妻妾的部落男性──南西認為她絕對不會把巴格達列入渡假清單。
5上一頁 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