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兒童暑期閱讀
內容連載 頁數 1/8
七星期後,空軍一號在北京降落,這是我首次正式訪問中國。我們按照指示把所有非政府電子設備留在機上,同時抱持一切通訊都被監控的心態來應對。
 
即使橫跨了數座海洋,中國的監控能力同樣令人驚嘆。在總統大選期間,中方駭進我們競選總部的電腦系統(我把這件事視為自己可望勝選的好兆頭)。他們遠端操作就足以將所有手機轉換為錄音設備的能力廣為人知。如今我們踏上中國的土地,他們監控起來更加容易。網絡安全專家建議我們的幕僚,務必要有心理準備,我們訪問期間的一言一行都會遭到監聽。若要從飯店打電話討論國安相關事宜,我必須到走廊另一頭架有SCIF(敏感資訊隔離設施)的套房;SCIF是座藍色大帳篷,設置在房間中央,發出詭異又迷幻的嗡嗡聲,用來阻絕周遭任何監聽設備。我們代表團部分成員得在黑暗中穿衣甚至洗澡,以避開可能巧妙藏在每個房間的針孔攝影機。
 
有時,中國情報部門厚顏無恥到簡直像拍喜劇。有次,我的商務部長駱家輝(Gary Locke)前往參加籌備會議的途中,發現有東西忘在飯店房間內。一打開房門,他發現除了兩名房務人員在整理床鋪,居然還有兩位西裝筆挺的男子仔細翻閱著他桌上的文件。駱家輝詢問他們來意時,兩人卻一語不發經過他身邊,隨即離開房間。房務人員始終沒抬頭,而是忙著更換浴室大小毛巾,完全把駱家輝當成隱形人。我們團隊成員得知此事後,有人聽完直搖頭,有人啞然失笑,我相信外交人員最終對此正式表達不滿。但我們後來與胡錦濤主席及其餘中方代表成員正式會面時,沒人提起這件事。我們與中國有太多生意要做,針對中國的間諜活動也沒少過,因此不想把事情鬧大。
 
以上大約概括了當時美中事務的狀況。表面上,我們從上屆政府延續下來的關係看似相對穩定,不像與俄羅斯政府有明顯的外交裂痕。打從一開始,蓋特納和希拉蕊就多次與中國高層官員會面,並正式成立工作小組來因應各種雙邊問題。在倫敦二十國集團峰會期間,我與胡主席會晤時,談到了追求「雙贏」政策,同時裨益美中兩國。但在外交禮儀之下,潛藏著長期醞釀的緊張關係與不信任——不僅攸關貿易或間諜等細部問題,也攸關更為基本的問題:中國再度崛起對國際秩序和美國全球地位有何影響?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