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春季電腦展
內容連載 頁數 2/7

你自己也說不清楚你為什麼到這裡來,你只是偶然在火車上,閒談中聽人說起這麼個叫靈山的地方。這人就坐在你對面,你的茶杯挨著他的茶杯,隨著行車的震盪,兩只茶杯的蓋子也時不時碰得錚錚直響。要是一直響下去或是響一下便不再出聲倒也罷了。巧就巧在這兩個茶杯蓋錚錚作響的時候,你和他正想把茶杯挪開,便都不響了。可大家剛移開視線,兩只蓋子竟又碰響起來。他和你都一齊伸手,卻又都不響了。你們於是不約而同笑了笑。把茶杯都索性往後挪了一下,便攀談上了。你問他哪裡去?
 
「靈山。」
 
「什麼?」
 
「靈山,靈魂的靈,山水的山。」
 
你也是走南闖北的人,到過的名山多了,竟未聽說過這麼個去處。
 
你對面的這位朋友微瞇眼睛,正在養神。你有一種人通常難免的好奇心,自然想知道你去過的那許多名勝之外還有什麼遺漏。你也有一種好強心,不能容忍還有什麼去處你竟一無所聞。你於是向他打聽這靈山在哪裡。
 
「在尤水的源頭,」他睜開了眼睛。
 
這尤水在何處你也不知道,又不好再問。你只點了點頭,這點頭也可以有兩種解釋:好的,謝謝,或是,噢,這地方,知道。這可以滿足你的好勝心,卻滿足不了你的好奇。隔了一會,你才又問怎麼個走法,從哪裡能進山去。
 
「可以坐車先到烏伊那個小鎮,再沿尤水坐小船逆水而上。」
 
「那裡有什麼?看山水?有寺廟?還是有什麼古蹟?」你問得似乎漫不經心。
 
「那裡一切都是原生態的。」
 
「有原始森林。」
 
「當然,不只是原始森林。」
 
「還有野人。」你調笑道。
 
他笑了,並不帶揶揄,也不像自嘲,倒更刺激了你。你必須弄明白你對面的這位朋友是哪路人物。
 
「你是研究生態的?生物學家?古人類學家?考古學家?」
 
他一一搖頭,只是說:「我對活人更有興趣。」
 
「那麼你是搞民俗調查?社會學家?民族學家?人種學?要不是記者?冒險家?」
 
「都是業餘的。」
 
你們都笑了。
 
「都是玩主!」
 
你們笑得就更加開心。他於是點起一支菸,便打開了話匣子,講起有關靈山的種種神奇。隨後,又應你的要求,拆開空香菸盒子,畫了個圖,去靈山的路線。
7上一頁 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