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2022博客來春節過年不打烊,各項服務說明詳情

  • 每日簽到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兒童國際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5
〈第四章 下層植物〉
 
Mycorrhiza一字是希臘文「真菌」和「根」兩字的結合,本身就是一種合作或糾纏,因而提醒了我們,語言也有其沉沒的根源和菌絲,意義藉此得以分享、交換。
 
菌根真菌和其所連結的植物有著極為古老的關係,約四・五億年之久,主要是互利關係。當樹木與真菌共生時,樹木以真菌所不具有的葉綠素進行光合作用,合成葡萄糖,真菌再由葡萄糖中吸收碳。相對的,真菌則經由樹木所缺乏的酵素,自土壤中獲取磷和氮,再將這類營養素供應給樹木。
 
然而樹聯網的可能性遠不止於植物和真菌的這類基本物資交換。真菌網路也使植物得以分配彼此的資源。森林中的樹木可以分享糖、氮、磷:垂死的樹木可能將其資源送入網路,嘉惠整個群落,掙扎求生的樹也可能由鄰居獲得額外的營養。
 
更令人驚嘆的是,植物還會藉由這樣的網路來發送免疫傳訊化合物。受到蚜蟲攻擊的植物可以透過網路通知鄰近植物在蚜蟲到達前上調防禦反應。植物可以藉由擴散性激素在地面上以類似的方式溝通,但這種空中傳播的目的地並不精確。化合物透過真菌網路傳送時,來源和接收者都可以特定。我們對森林網路的了解日深,得以提出深刻的問題:物種的起始和終點、將森林想像成超大生命體是否最為適切,以及「交易」、「分享」和「友誼」在植物乃至於人類之間的可能意義。
 
人類學家羅安清將森林地下比喻為「繁忙的社會空間」,數百萬生物在此交互作用,「形成一個跨物種的地下世界」。她在論文〈含納的藝術,又名如何愛上菌蕈〉中有此名言:「下次行經森林時記得向下看。一座城市就在腳下。」
 

 
梅林和我來到一座極大的櫸木萌生林時,已經在埃平森林走了兩小時左右。截頭——修剪樹木的高處枝幹能夠促進密集生長,的確讓這些樹木享有幾近童話的長壽。在這樹林裡,長長的枝幹嚮往太陽。透過葉隙落下的是綠色的海底之光,彷彿我們正泅泳穿過海帶森林。
 
我們在樹林地面仰天而臥,躺了一陣子,一言不發,看著樹木在微風中輕輕顫動,陽光在我們上方十五公尺像一條條帶子垂落。在截頭散開形成華蓋之處,我意識到我可以沿著每株樹木的樹冠畫出空間分布的型態:這美麗的現象叫做「樹冠羞避」,也就是樹木尊重彼此的空間,在一樹最外層的葉末和另一樹之間留下狹窄的連綿空隙。
5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