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2022博客來春節過年不打烊,各項服務說明詳情

  • 每日簽到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套書展_66折
熱帶

熱帶

熱帯

內容連載 頁數 6/7

故事從一名青年漂流到南洋一座孤島岸邊開始。似乎遭遇了船難,但青年失去記憶,不記得自己是誰、為什麼會在這裡、這座島又是何地。不久,青年走在黎明時分的沙灘上,發現美麗的海灣和碼頭,並遇上一名自稱叫「佐山尚一」的男子。
 
讀到這裡,我心中發出「咦?」的一聲驚呼。
 
佐山尚一不就是寫這本書的人嗎?
 
「哈哈,感覺愈來愈有趣了。」
 
充滿謎團的開頭,加上主角無依無靠的遭遇,很吸引我。因為我同樣也在這京都的市街上失去容身之處,整天窩在宛如無人島般的四疊半房間裡,雖然靜靜等待,但風和日麗的好天氣始終不來,不得已,只能渾渾噩噩過著日子。
 
我在勸業館大廳看了約四分之一的《熱帶》。印在老舊頁面上的淡色鉛字、涼颼颼的冷氣、空無一人的大廳,至今仍可清楚的憶起。
 
不久,我回過神來,合上書本。
 
「這本書莫名的吸引人。我就好好細看吧。」
 
我將《熱帶》收進背包裡,走出屋外,下午的陽光亮晃晃地照耀市街,平安神宮前寬闊的柏油路面被曬得灼熱。我騎上腳踏車,從京都市美術館旁穿越而過,落下濃濃樹影的樹叢中傳來陣陣蟬鳴。彷彿回到少年時代般,我心中無比雀躍。
 
接下來那幾天,我每天看上幾頁《熱帶》。
 
看不見的群島、以「創造魔法」統治海域的魔王、想查出這魔法祕密的「學團之男」、行駛在海上兩節車廂的列車、暗示有戰爭存在的砲台和地牢裡的囚犯、渡海前往圖書館的魔王女兒……。
 
「這故事到底會是怎樣的結局呢。」
 
說來也真不可思議,愈往下看,閱讀的速度變得愈慢。
 
我常想起以前辯論社成員提到芝諾(注:Zhénon,古希臘哲學家。以提出四個關於運動不可能的悖論而聞名)所說的「阿基里斯追烏龜」。腳程飛快的阿基里斯追趕緩慢爬行的烏龜。當阿基里斯追上烏龜的所在時,烏龜前進了幾步。當阿基里斯追上烏龜時,烏龜又前進了幾步。這種情況不斷反覆,所以阿基里斯絕對追不上烏龜,就是這樣的詭辯。換句話說,在這種情況下,我是阿基里斯,而結局是烏龜。
 
總之,整本書我看了一半,這是可以確定的事。
 
但我與《熱帶》的別離,卻突然到來。
7上一頁 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