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為提升服務品質,6/23(三)凌晨01:30~03:30進行停站升級維護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兒童暑期閱讀
內容連載 頁數 1/8
【第十章(節錄)】

相較於第一次世界大戰,二戰把更多的科學研究導向軍事目標。長期來看,這有利於地球科學,美國地球物理學家轉而對付海軍難題,例如找出敵軍的潛水艇,而這需要對海洋有更深入的認識。但二戰的熱戰一結束,冷戰便無縫接軌展開,上述的海洋新知識泰半必須保密,方興未艾的海洋科學一開始是碰不著這些成果的。此時,不列顛國力雖然因為戰爭而大幅衰落,但該國的非軍事研究卻找到新方向,創造出重建地球歷史的新方法──這個新方法就跟放射性定年一樣,都是物理學研究幾近無意間帶來的產物。劍橋地球物理學家愛德華.巴拉德(Edward Bullard,暱稱「泰迪」[Teddy])猜想,地球磁場或許跟地底深處假設性的對流有關。若果真如此,或許火成岩保有的磁性變化,就是磁場隨時間產生變化的記錄。當火山熔岩等滾燙岩漿冷卻形成火成岩時,有些結晶的礦物(尤其是磁鐵礦[magnetite])將會跟周圍磁場產生同步。一時一地的地球磁場將因此凍結出這種「古磁性」(palaeo-magnetism)。新開發的敏銳儀器能偵測這種微弱的「化石」痕跡,進而指出特定岩石形成時所在的大致緯度(地球南北磁極雖然不斷改變位置,但跟地理南北極仍然相當接近,學者們假設這種現象在過去同樣存在)。一九五四年,巴拉德在劍橋的一些同事,發表了他們測量不列顛不同地質年代(從前寒武紀至今)的岩石古磁性所得出的古緯度結果。結果顯示,構成今天不列顛的那一小塊地殼,其緯度在過去數百萬年有逐步但極端的變化,證實了與氣候變化相關的地質證據早已暗示的可能結果。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