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職場人
內容連載 頁數 1/4
叮~咚。
 
耳邊響起通知客人上門卻慢半拍的門鈴聲,將本田安子拉回現實。她把書籤夾進讀到一半的小說後闔上,視線移往店內。
 
面對眼前的現實,雖然不像剛剛的故事那麼糟,但也是一個「慘」字。黃斑點點的牆壁、發黑的白色地板、為了省錢而調暗的燈光,以及賣不出去成為不良庫存的雜貨小物──有些包裝甚至都褪色了。
 
擺放主力商品書籍的木製書架也老舊不堪,所幸架上的書都很整潔乾淨。但是,店內一角卻擺著書背泛黃像是二手書店在賣的書。
 
那裡陳列的都是所謂的文學名著或歷史偉人傳,因為父親交代書店必須傳承文化,於是留下了這些庫存。
 
遺憾的是,在這種個人經營的小書店,那些書實在很難處理。想必客人也不期待那些書的存在。賣得掉的只有雜誌和漫畫,還有拍成電視劇或電影的小說,所以那些書全成了裝飾品。
 
也許是店裡散發的氛圍吧,剛剛上門的客人大概覺得買不到想要的東西,什麼都沒買就匆匆離開了。
 
這樣也好,安子再次回到小說的世界。她正在讀的是為這家不起眼書店帶來不少營業額的新銳作家倉綿比奈的小說。安子已經讀了第三遍,這個系列出了三本,特別是第一本的故事和安子的境遇相似,讓她忍不住一讀再讀。
 
安子經營的幸福堂書店是所謂的街坊書店,創業至今五十年,是從祖父那代持續經營的老店。據說當初是希望進到書店的人都能變得幸福,因而取了這個店名。
 
書店的面積約莫五十坪,現今看來規模頗小,不過位在通往車站的商店街內,算是一等一的地點。搭電車前往坐新幹線到東京約兩小時,是人口兩百萬的政令指定都市,只要一站便可抵達,到市中心也只要十幾分鐘的交通便利性,讓此處大樓如雨後春筍般林立,因此書店周邊的人口也大幅增加。
 
即便如此,書店還是虧損連連。
 
鄰近書店的車站也有快速列車停靠,店門前也不乏人潮,而且還有承攬當地國中小學的教科書,書店每年定期有固定收入,但儘管如此還是虧損。
 
原因其實不難想像,除了商品種類少,無論怎麼打掃依然老舊的店面是主因。
 
可是,想要增加商品種類就得搬家,想要改變髒亂的店面就得整修,這些都需要一筆錢。糟的是,安子沒有那樣的財力。
 
令她煩惱的是,即使花了錢也不保證書店會轉虧為盈。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