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 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每日簽到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試讀偵探
內容連載 頁數 2/7
「京都和大阪也有幾家不錯的選項啊。不管是公司規模還是工作內容,感覺都相去不遠。」
 
凜說不出話來,淚水直流。腦中浮現的全是些缺乏說服力的辯解。父親的想法並不能說錯,同齡的人裡面,有一些女性根本沒有出去工作,而且在京都當地,很多女生只工作一下子就辭職了,結婚後當起專職主婦的人看起來也很幸福。與其說是傳統守舊,不如說是個人生活方式的差異,因此她無法巧妙反駁,但她想要主張:總之我就是想出去工作。
 
「如果妳討厭這個地方,我們可以全家搬走,妳就明說了吧。」
 
看到流淚的凜,母親難受地說。
 
「什麼?」
 
凜一邊掉眼淚,眼見話題突然從東京和京都之爭縮小到自家,瞪圓了眼睛。
 
「妳小時候有段時期成天做惡夢,說妳討厭這個地方,吵著要搬家。如果妳還是不喜歡這裡,這房子也舊了,搬去別的地方買新房子也行。賣掉土地和房子,就能拿到不小的一筆錢,想要搬家,隨時都可以。」
 
「那只是小時候那樣想而已啊!」
 
居然挖出八百年前的事情來說……母親與自己的認知落差之大,令凜害怕起來,整個人都虛脫了。寧願舉家搬遷,也不願意讓凜去東京,母親想把她留在身邊的感情比想像中的更要沉重。
 
「為什麼你們就這麼不想離開京都?」
 
不管再怎麼問,得到的回答都是太遠了、那不是人住的地方、妳可能會結婚不回來,凜甚至開始懷疑起來,父母是不是一直都瞞著她,其實她有著特異體質,只要離開京都盆地,就會融化成一灘液體?或是風一吹就會瞬間變成白骨風化?是只要離開京都,某種奧澤家的魔法就會失效嗎?不,不可能。父母只是純粹地在擔心吧。真要說的話,被京都的魔法困住的是父母才對。
 
「噯,先冷靜點。連入社考都還沒參加,沒必要現在就吵成這樣。」父親語氣悠哉地調停說。
 
「沒錯,只是口頭約定,還不一定就能進去。接下來我也會依照程序參加筆試和面試。」
 
「就是啊,那是家大企業,凜還不曉得有沒有實力考上。」
 
母親不知為何得意洋洋地說,凜覺得在研究所的努力都被抹殺了,一陣氣惱。
 
「媽那是什麼話?說得好像我最好落榜似的!」
 
「媽又沒這麼想,不過妳有必要再冷靜一點想想。現在與其討論去東京,妳應該先把焦點放在考不考得上。就算教授特地替妳美言,滿腦子想著東京,浮浮躁躁,考試也考不上。」
7上一頁 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