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 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每日簽到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試讀偵探
內容連載 頁數 3/7
母親說的沒錯,無法反駁。叫她認真思考入社考試,這話天經地義,不過到時就算考上了,他們會放她去東京嗎?如果不先弄清楚這一點,她就得在精神極不穩定的狀態下參加考試。
 
「我知道了。總之現在我會努力準備入社考。不過如果考上,接下來的人生是我自己的,要怎麼做是我的自由。」
 
父母顯然一下說不出話來,露出慌亂的樣子,母親在氣頭上回了一句:
 
「隨妳的便!」
 
可是媽不是連晚飯都不肯為我做了嗎!凜險些要這麼吶喊,好不容易才克制下來。這樣的反駁太幼稚了。倒不如說,我怎麼會突然想要為了晚飯的事情責怪母親呢?原來如此,母親再也不肯為我做飯,竟讓我如此受傷。即使到了這把歲數,還是擺脫不了「明明是一家人」、「明明是母親」的想法。因為自小一直理所當然地吃著母親親手煮的飯菜。反過來想,把我照顧得無微不至,一直同住在家裡的父母,聽到我突然說要搬出去,會有多麼難受、驚慌?「我都已經是大人了」,這樣的反駁一定毫無意義。因為親子的關係,是成立在與年齡無關的軸線上吧。
 
凜沒有回話,衝出客廳。除了憤恨,不安亦同時湧上心頭。即使教授幫忙說項,如果自己完全沒達到企業的徵人標準,無疑一定會收到「很遺憾無法錄取妳」的回覆。搬去東京的事也是,雖然不奢望父母會支持,卻也沒想到他們還讓她對入社考試萌生多餘的不安。每次凜說「我是真心想要做什麼」,父親雖然會埋怨「凜就是這麼頑固」,但最後總是會支持她;然而這次父親雖然比母親更為寡言,但顯然直到最後都不會站在她這方,這也令她深受打擊。
 
凜在洗手台洗臉,用毛巾擦乾臉時,發現鏡中倒映出不知何時起就站在身後的父親身影。
 
「三個人一起談,妳跟妳媽都會忍不住激動。所以爸想趁現在問個清楚,因為我怎麼樣都不明白,為什麼妳就這麼想去東京?」
 
確實,凜也覺得三個人討論,就會變得像在對嗆,戰火比預想中更迅速地引爆開來。和父親兩個人單獨談談或許不錯。不過這裡是盥洗室,旁邊的洗衣機正在運轉,水流攪拌的聲音充塞四下。因為母親不在,就直接在這種地方談起重要的事情,真的很像父親的作風。
7上一頁 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