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 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每日簽到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文學季
內容連載 頁數 1/4
原來,人生可以重設
 
我畢業於台大商學研究所,但入學的過程不順利,竟然因禍得福,出現了人生當中最重大的一個轉捩點,至今深深地影響著我,以及受我影響的人。
 
我原本讀台大資訊管理學系,在班上成績只是落在前三○%符合可申請甄試資訊管理學研究所的門檻上好一些(通常前二十五%一定會錄取,俗稱直升),但我實在太想讀MBA,因為我從許多人那邊聽到MBA畢業生的起薪很高而且在職場上很吃香,讓我非常嚮往,因此我放棄了自己系所的直升,走了一條非常擁擠的台大商學研究所窄門。往年,幾乎只有台大各系前三名的人有機會甄試進入商研所,但我還是決定全力準備,希望能夠以豐富的社團經歷證明,以及很有說服力的兩位台大教授推薦函,補足課業成績不足,企盼該年度十四名錄取名額之中有我的一席之地。
 
一九九七年十月甄試結果公布:我落榜了!父親完全無法理解和原諒我為何屢屢不聽他的話,放棄台大資訊管理學研究所「現成」的機會,落得自己什麼都沒有?我沒有獲得父親的原諒,於是有好幾個月的時間,壓力大到睡不著,每天晚上在男生宿舍的清晨三、四點左右,眾人皆睡我獨醒,只有在萬籟俱寂,伴隨著清晨忽明忽暗的鳥叫聲中,才能入睡。
 
我的身體搞壞了,心理狀態更糟。直到向當時台大資訊管理學系的謝清佳教授求助,請她建議我該怎麼走出困境?謝教授是我進大學時的系主任,也是第一位我在台大遇見的教授,她曾有過抗癌成功的經驗,對生命必有不同體認,因此我主動找她求救。
 
我們碰面的時候,她略顯消瘦,但與我的臉色蒼白及嘴唇因長期失眠而多處裂痕流血相比,她看起來比我好太多了。
 
「為什麼你看起來如此痛苦?」她問。

「我很想進我理想中的上流社會,但是我盡了全力,似乎理想愈來愈遠。」我答。

「你將來的理想生活長怎樣?」她又問。

「和我心愛的太太及小孩一起在草地上野餐,度過悠閒的一天。」我說。

「要過那樣的生活是否一定要讀台大商研所?」她問了這個關鍵問題。

「好像不用。」我回答。

「上流社會存在人們心中。心靈上的富有,才是真正的上流。拾荒者、清道夫,他們的內心可能比很多有錢人更上流。」她講出了這麼一段令我終身難忘的話語。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