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政策各項服務調整說明詳情

  • 每日簽到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年度百大
內容連載 頁數 1/8
在考古博物館裡,放眼望去盡是美物。古希臘的陶瓶就算破碎也一樣美麗。小人偶可能只剩下一張臉或一隻手,卻能讓人內心澎湃。我們會想像自己跟當初製作、擁有這些物品的人十分親近,這個物品現在在博物館的展示櫃裡,但想到當時這個瓶子被打破或那個亮晶晶的東西消失不見了,我們會覺得跟古人一樣難過。古羅馬的仕女眼睜睜看著那個戒指從手上滑走、掉進公共澡堂的排水孔,心中一定懊悔不已,就像現今一個心愛的首飾掉到機場的水槽或人行道的排水孔裡,我們也會感到難過。那邊的黃銅匕首是怎麼弄丟的?是原本的主人在戰場上英勇戰死後才被別人奪走的嗎?還是當時被敵軍殺得一敗塗地,慌亂撤退時遺失了?也許這是某位老人死後,追悼者放在墓中陪葬以表敬意?或者……原本主人的孩子拿到森林裡去玩,結果遺失在滿地的樹枝和落葉之中。

我們逛博物館的時候看到被保護在玻璃櫃中的展品,可以替每一件物品想像出一個故事。故事的數量遠比眼前所見更多,因為在每一個陳列背後,儲藏室還有幾千個收藏品。有些收藏品和陳列品一樣美麗,但有很多不是:有上百萬的文物不是難以陳列、醜陋,就是不適合放在全家大小都能參觀的博物館(假如你好奇某些古希臘陶瓶的「背面」是什麼,你能想像有多誇張就有多誇張:在陳列的時候,色情畫面都會面向牆壁)。儲藏室有些收藏雖然完整無缺,有時卻不會被展示出來,只因我們期望看到比我們更高級的古代美學,但這些物品會讓我們的期望落空。我們不想看到不好看的古物,因此博物館策展人默默將不起眼的東西隱藏起來。但我們只強調美麗的文物(而且一次只強調一個),又會隱藏古代生活(特別是古代的城市生活)的一個重要事實:人類會製造、使用和丟棄大量的日常用品。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