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反詐騙!提醒您「不碰ATM、網銀,不說信用卡資料」詳情

  • 防疫專區
  • 電子票券
  • 每日簽到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讀書日
內容連載 頁數 4/8
米許丘和提卡爾絕非特例。我發掘過、造訪過或閱讀過相關資料的都會區,全部都有數量多到令人咋舌的文物。我在突尼西亞的古羅馬城市萊比提米紐斯處理過成堆的廢棄雙耳瓶,也在印度的西蘇帕勒戈遺址處理過堆積如山的廢棄碗。我會同情我的同事,因為他們發掘結束後原本預計要出版研究成果,但出版時程必須延後,有時甚至一延就是好幾年,只因他們需要統計和分類所有出土的文物。我曾經站在探溝旁和當地的勞工與學生解釋:沒錯,只要找到陶器碎片,我們每一片都必須揀起來,這樣才能分析出古代生產與使用的完整規模。有時候,都市遺址一個發掘單位的碎片比泥土還多,有時候甚至多到我們花費太久的時間將陶片從泥土中揀出來,只好放棄這個探溝,改去發掘遺址的其他地方。不論我們到哪一座古城進行發掘,我們都會發現古人製造生產的速度比不上他們丟掉東西的速度。

「拋棄式文化」的概念乍看之下有違常理。跟凡事自己來的鄉下相比,在都市過日子昂貴了許多;另外,都市裡的人必須設法把食物運送到都市,又需要從事新型態的職業,跟以前相比已經更加忙碌了,此時每一項物品不論是原料或成品本身都需要付出運輸成本,把東西做成用完即丟不是完全不合理嗎?前面我們已經看過老祖先製作手斧遠超過他們實際所需的數量,以及製造、穿戴珠子時,將越來越多的珠子串在一起,藉此在社交溝通上讓他們顯得「更大聲」;由此可知,早在都市性興起之前,物質的數量已有某些心理上的效應。人類不是到了城市才有取得與展現物品的欲望,但都市裡的生產規模更大、速度更快,欲望因而加快。
8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