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2022春節出貨公告|博客來過年不打烊詳情

  • 每日簽到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國際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1
序章
 
「我跟數學系畢業的人相親過喔。」
 
事情的開端,是飯局上突然冒出來的一句話。
 
「對方人怎麼樣?」
 
我問責任編輯袖山小姐。
 
「哦……人很好,嗯,是個好人沒錯,可是聊起來……怎麼說……完全熱絡不起來。」
 
居然連資深編輯袖山小姐都沒辦法炒熱氣氛?
 
「不管拋出什麼話題,都會無疾而終。飯局到一半就乾得要命,只記得他在那裡應『是喔』、『這樣啊』……一直到最後,都抓不到對的話題。」
 
哎……袖山小姐以手抵額,大嘆一口氣。
 
想必對雙方來說,場面一定都尷尬異常。不過對方的腦袋裡,究竟塞滿了怎樣的東西呢?
 
所謂數學家,是一群什麼樣的人?同樣是學者,數學家和昆蟲學家或民俗學家又不一樣了。他們所探索的,是純數字的世界。是對我來說甚至難以想像的抽象世界。
 
「數學很美呢。」
 
月刊《小說幻冬》的總編有馬先生啜飲著燒酎,忽然露出夢想般的眼神說。
 
「但到底是怎麼個美法,具體來說卻教人摸不著頭腦呢。就算光看算式,也一頭霧水。」
 
我也點頭同意。
 
「是不是有個只有數學家才看得到的世界?如果能在相親的時候問出那是個怎樣的世界,或許就能聊得趣味橫生。」
 
我在腦中描繪數學家的模樣:純白色的房間裡僅有最基本的家具;一名樣貌神經質的男子坐在安樂椅上搖晃著,獨自安靜地沉浸在思緒當中。他全神貫注,雜音無法侵入他的耳中。忽然間,他伸手在空中描繪了某些圖形,站起來大喊:「我想通了!」接著猛然在紙上寫下算式。紙張上,一般人甚至無法理解、精緻而崇高的某種概念於焉誕生……
 
當然,這只是我任意的想像,可是好令人嚮往喔!
 
如今我已無望成為一名數學家,但是一點皮毛就好,能不能接觸到數學的浪漫情懷呢?
 
就在這時,袖山小姐說了:
 
「不然,我們去會會數學家吧?」
 
如此這般,認識數學家之旅——對袖山小姐來說或許是相親雪恥之旅——就此揭幕了。
 
11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