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政策各項服務調整說明詳情

  • 每日簽到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年度百大
內容連載 頁數 1/6
最為親近的人卻變成犯人
 
「真是羞於啟齒的事情,我的女兒會趁著我不在家的時候,偷走我的衣服還有窗簾。」──這是來自一位居住在照護設施附近的草本和江女士(90歲),向我們的訴說。
 
她的眼睛紅腫著繼續說:「我很早就失去丈夫,只靠著自己將女兒養育成人。為了不使她感覺到困窘,我不畏懼工作上的難關,即使是重度的勞動勤務,依然與男性同事並肩一同工作。雖然如此努力付出,可是女兒卻會偷走我的物品。昨晚我也一夜未眠,警戒著防止女兒進來家裡。可是不知在什麼時候,她還是將我的睡衣偷走了。我打電話給女兒,要求她歸還給我,她竟然回答不知道睡衣的事情,用說謊的方式來敷衍我。」
 
其實,草本女士罹患失智症,女兒也並非第一次被她指稱偷盜物品。在這個時候,草本女士向我們說:「我在家的話,女兒就會來偷盜物品,可不可以讓我在你們的照護設施裡面過夜?我如果在這裡的話,女兒一定很高興吧。雖然女兒現在變成這樣,我還是覺得她是我的可愛女兒。」她就這樣提出要求,希望可以暫時在我們的照護設施度過幾天。當我們向草本女士說明,就算讓她在設施裡面過夜,也是必須要取得女兒(直系親屬)的承諾同意,她卻是在嘴裡說著不想遵從,最後卻是只好接受了。
 
過了幾天以後,卻換成她的女兒打電話來,用著微弱的聲音說:「我家母親都打電話給我,逼迫我歸還我根本沒有從她那裡拿的物品,造成我無法安心入眠,深感困擾。」
 
我後來告訴這位女兒:「以我的經驗而言,會指控物品被偷的失智症患者,有許多的案例顯示出是將最為親近照顧自己的人,視為偷盜犯人。」
 
在接受過各種類型的妄想物品被竊的諮商當中,呈現著愈是親近照顧患者的人,愈是容易被指控為犯人。後來我告訴這位女兒,草本女士已經有意願申請入住我們的照護設施之後,女兒則是顯示出稍感安心的樣子。
 
對於我們這一類的照護設施而言,來自入住者的家庭成員的支援是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當我們傾聽入住者的家庭成員敘述著實施照護時的煩惱,我們必定感同身受的在第一時間給予口頭上的慰勞,然後會告訴對方:「不要獨自一個人承擔著照護的苦惱,讓我們一起想出好的方案吧!」
6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