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政策各項服務調整說明詳情

  • 每日簽到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華文經典文學
內容連載 頁數 1/4
序曲 牧師的女兒
 
她不完全是像我們想的那樣。在世人的眼光裡,她投射出來的形象是拘謹、認真的。年輕時,被困在鐵幕後的她,曾說她的夢想是「看看洛磯山脈、開著車到處跑,聽布魯斯.史普林斯汀的歌」。曾擔任美國駐德國大使、現任紐澤西州的墨菲(Philip Murphy)曾說:「其實,她是冷面笑匠。」儘管她已在世界舞臺上活躍了數十年,她依然沒有失去做正常人的天賦。德國駐紐約總領事吉爾(David Gill)跟她一樣是東德人,曾解釋說:「如果你跟她一樣,是在圍牆的另一邊長大成人的─就會以為那堵牆永遠都在那裡─有生之年,你都不會忘記。其他人可能會忘記她的出身,但安格拉.梅克爾絕對不會。」
 
梅克爾有三大特質:幾乎過目不忘的本事、拆解問題的科學能力以及對工作的狂熱。此外,她不需要太多睡眠(一天最多睡五個小時)且擁有鐵鋼般的體格。兒時,由於她很晚才會走路,常摔倒和骨折。然而,六十多歲的她,憑藉純粹的意志力,去山林健行,一次可走六小時。這些長處─有些是天生的,有些是後天培養的─讓她流露一種無可動搖的自信。這種自信常讓其他國家元首不安,也拉長了她的政治生命。
 
梅克爾為何能有這樣的成就?她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答案就在她的出身。能在警察國家活下來,不被極權暴力摧毀,其實已是一大成就。這也可解釋梅克爾個人和政治上的韌力。那樣的前半生使她成為一個理想主義者的反面。梅克爾不相信歷史的弧線會向正義傾斜。反之,她是一個深知人性脆弱、以行動為導向的樂觀主義者。在她擔任總理的最後幾年,她不斷提到那些因為沒能護衛自由和安全最後滅絕的文明。她曾在一次演講中提及印加帝國的衰亡,最近則提到一五五五年奧格斯堡合約(Peace of Augsburg)。在歐洲十六、十七世紀的血腥宗教戰爭中,這個合約帶來短暫的和平,但也為日後的戰爭埋下導火線。在這段和平時期過後,不知戰爭苦難是為何物的新一代陷入毀滅性的衝突,各日耳曼邦國有三分之一的人口因而死亡。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