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2022博客來春節過年不打烊,各項服務說明詳情

  • 每日簽到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新書領券現折
內容連載 頁數 1/4
前言


 
當我們談論某客體,我們就會以為自己是客觀的。但是,在我們最初的選擇中,與其說我們指定客體,不如說客體指定著我們,並且我們相信:我們對於世界的基本思想往往是一些有關我們精神青春的機密。有時,我們為某個被選定的客體感到欣喜,我們進行種種假設和設想,於是形成了一些形似某種知識的信念。然而,根源並不純潔:最初的事實並不是根本的真理。事實上,只有當人們先與眼前的客體決裂,只有當人們不受最初選擇的誘惑,只有當人們制止並否認了產生於最初觀察的思想時,科學的客觀性才可能實現。得到確切證實的一切客觀性否定與客體的最初接觸。這種客觀性應當首先批判一切:感覺、常識,甚至最習以為常的行為以及詞源,因為詞語是用來歌詠和迷惑人的,難以體現思想。客觀的思想遠不是進行讚歎,而應當是譏諷。如果沒有這種不善的警惕性,我們將永遠不可能採取一種真正的客觀態度。如果是評審人,評審我們的同輩弟兄,那麼採用的根本方法就是同情。然而,當我們處在無生機的世界面前,這個世界的生活同我們的生活不同,毫無我們的苦痛,也不為我們的歡樂而動。我們應當停止一切擴展,我們應當戲弄我們的人格。詩與科學的軸心首先是顛倒的。哲學所能期望的是使詩與科學互為補充,把二者作為相反相成的東西結合起來。應當用無聲的科學精神同擴展的詩的精神相對立,對於科學精神來講,事先的對立是一種有益的提防。

我們要研究這樣一個問題,在這個問題中,客觀態度從來沒有能夠實現,而初次的誘惑具有如此的決定作用,歪曲著最機敏的精神,並且把這些精神帶回詩的家園。在那裡,遐想代替了思考,詩歌掩蓋了定理。這就是我們的信念所提出的有關火的心理問題。我們覺得這個問題具有如此直接的心理意義,因而我們將毫不遲疑地談論火的精神分析。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