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新鮮人
內容連載 頁數 1/4
前言
 
雨下得好大。
 
這裡是馬達加斯加的首都安塔那那利弗(Antananarivo)。我在市區近郊的某間酒吧慢慢喝著酒。有個華裔男子進來坐在我旁邊,小個頭,黑皮膚,和我有一搭沒一搭用中文閒聊。從什麼地方來呀?打算上哪去?叫什麼名字?這時我已明白他是廣東人,便改用我們都熟悉的粵語和他交談。
 
「那你叫什麼名字?」
 
「叫我阿王吧。」他說。「阿」在中文口語中是關係親近的表示,像我朋友都叫我「阿關」。王是中國的大姓,全世界姓王的人可有好幾千萬。
 
「那你怎麼會到這裡來?」換我問他了。
 
「就到山區四處看看,探勘嘛。」
 
「找金礦嗎?」我好奇起來。馬達加斯加的中央高地(Central Highlands)富含珍貴的礦床。
 
「噢,說來話長。我已經待了四個月,馬上就要走了。」阿王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那,他來這裡到底要幹麼?香港警匪片我看多了,很熟悉這種顧左右而言他的對話。我覺得他可能根本不姓王。
 
我幾小時前才從約翰尼斯堡飛到這裡,那時夜還未深,來接我的是保羅.李(Paul Lee Sin Cheong)(註1)。我們開在鄉間道路上,窗外一片漆黑,雨大到什麼也看不清。感覺開了好久好久,才來到這間酒吧。
 
保羅是華裔模里西斯人,已經在馬達加斯加住了二十年,和人合夥經營一間餐廳兼民宿(他說「只是做著好玩」),也就是我今晚下榻的地方。
 
「我們吃點東西吧。」保羅提議。
 
那天我從開普敦出發,花了一整天橫越非洲大陸,此刻真的是餓扁了。晚餐令人食指大動。我們點的菜有模里西斯式炒飯,和克里奧(Creole)菜最經典的「蔬菜燉牛肉」(rougail de boeuf)——也就是把煎過的牛肉和番茄同煮,熬成濃濃的燉菜,配料則有洋蔥、大蒜、數種辣椒、薑、百里香、芫荽等等。
 
正餐吃完,保羅又點了「中國湯」(soupe chinoise)。
 
「試試看,這是馬達加斯加的國菜。」他邊說邊指著那碗熱騰騰的餛飩湯。「這個國家從中國引進了兩大文化產物。第一是這個湯,第二就是人力車,你之後去的地方就看得到。」
 
我覺得地球上最不可能有華人定居的地方,其中一個就是馬達加斯加。此刻我卻發現,原來這「大島」(註2)豐富而多元的文化中,餛飩湯和人力車也占了一席之地。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