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社科作家
內容連載 頁數 1/3
感覺卡住了?兩個方法讓生命順暢流動

你是否曾覺得人生好像卡住了?你不知道接下來該做什麼,也不知道該如何打起精神?無論多努力,人生卻仍像一潭死水?

要回答這些問題,需要先了解,當你感到人生「卡住」了,就身體層面來看,是什麼樣子。

泰瑞莎患有嚴重的腸阻塞,曾諮詢過好幾個醫生,試過各種療法,但一直沒改善。她走進我的診間時,看得出來她很不舒服,心情也很糟。她對我說:「我不想餘生都這樣度過。」

我們先討論她的飲食狀況,不算太糟。為了解決便秘問題,她已改善飲食習慣,但腸阻塞並未減輕。她的飲水和運動情況,也一切正常。

我開始轉向詢問她的情緒、社交,以及帶來喜樂和意義的事物。但過程中,我注意到她愈來愈封閉自己。每當我問完,她並沒有直接答覆,只是看著我,彷彿想知道我有什麼企圖,然後才勉強給出答案。

「你睡覺時會做夢嗎?你的內心是否正透過夢境告訴你一些事?」

「我的夢?這跟我的夢有什麼關係?」泰瑞莎反問,身體向後靠,露出不悅。

她的眼神告訴我,她不喜歡我脫離正題。但在我看來,眼前的問題就是我的正題。討論與消化有關的主題時,飲食、運動和飲水習慣可提供重要線索。但從全人觀點,泰瑞莎的問題不僅是身體上,也是心靈上的。

我們的消化,反映我們如何看待世界,以及身體如何受影響。想法和情緒會影響消化,帶來壓力,並干擾器官運作。即使泰瑞莎不想談論身體以外的話題,我還是想從中取得細節。

最後,她終於承認最近心情低落。過去一年,她一連失去五個重要親友。她說出這段話時,眼睛望著天花板,然後低下頭,一直沒直視我。

「你有為他們哀悼嗎?」

「我當然有為他們哀悼,我很難過。」

她的回答太簡化。她好像認為哀悼只是一種反應,而不是一種歷程。她的回答透露出一種阻塞感,就像她的腸道。

談到哀悼,她變得愈來愈緊張。我看得出她的身體對她的情緒有所反應:她變得僵硬,表情、姿勢、手勢、聲音都顯示出她的緊張。那一刻,我知道找到切入點了。要了解泰瑞莎如何消化食物,須先檢視她怎麼消化痛失親友的經歷。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