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新鮮人
內容連載 頁數 1/7
前言:文化衝突?
 
一七九四年,乾隆帝準備慶祝他登基六十週年。六十週年是個吉祥數──中國曆法六十年走完一個循環,即一甲子──而且他是受到尊崇的君主,他在位期間,中國的繁榮和版圖達到前所未有的程度。他的子民提議新年時好好熱鬧一番:盛宴、煙火、詩會、演戲。王公大臣會上表祝賀,在世上最氣派的宮殿、庭園裡,賓主都收到對方致贈的厚禮。參與慶祝者會包括外族貴賓:蒙古王公、滿人貴族、畏兀兒首領、西藏喇嘛、朝鮮仕紳。皇帝喜歡萬國來朝的場面。他自認是天下之主,他的朝廷是當時多元、多民族、多宗教世界的中心。
 
他堅決表示不想過於盛大,但的確喜歡受吹捧,於是,得知西洋彼端有個國家──荷蘭──想遣使祝賀,他龍心大悅。歐洲人是世上最奇裝異服的人,鬈毛,身穿像內褲的緊身長褲,舉止怪異。兩位使節──荷蘭學者得勝和精明商人范罷覽──已致函請求面見皇上。皇帝給了肯定的回覆:「自應准其來京瞻覲,遂其向慕之忱。」
 
乾隆皇就這樣開啟了前現代史上最有趣的東西關係篇章之一。鮮為人知的一七九五年荷蘭使團,係最後一個按照傳統中國朝廷覲見禮儀接納的訪華歐洲使團。接下來要等到一八三九至一八四二年的鴉片戰爭迫使中國簽訂一連串惡名遠播的不平等條約之後,才又有歐洲使團出現在帝國朝廷上。
 
怪的是這個荷蘭使團幾乎被遺忘。沒有其他任何西方語言的專著探討此使團,且探討此使團的文章,不管是以哪種語言寫成皆寥寥無幾。此使團訪華之事鮮少出現在教科書裡,有些清史學者甚至似乎不知有此事。我攻讀明清史出身,竟然在開始為撰寫本書做研究之前,對此幾乎一無所知,儘管我也是荷蘭史家,在筆下探討過荷蘭人在亞洲的外交活動。
 
於是,當我弄清楚這個使團在當時很受關注,這次出使留下許多荷語、法語、西語、漢語、韓語文獻資料,我大為驚訝。隨著開始探索這些豐富的文獻,我發現此事充滿戲劇性,有著有趣的人物、折磨人的航行、人與人之間的勾心鬥角,而且它們全都出現在一個耐人尋味的時空背景下:中國境內就要爆發民亂,而在歐洲,法軍正向阿姆斯特丹進軍。我當下意識到,若以敘事體寫出這段歷史,將會是引人入勝的史話。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