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反詐騙!不碰ATM、網銀、不說信用卡,認證藍勾勾FB粉絲頁詳情

客服公告:7/24(三)受凱米颱風影響,客服服務時段暨物流配送資訊,請詳見詳情

語言大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8
病識感薄弱的成因研究
 
針對重大精神障礙者病識感薄弱的成因,我考慮過三種可能。首先,這可能源自防衛心。畢竟重病者否認疾病帶走自己日後所有的潛在可能,也否認它帶走自己對於未來的展望,都言之成理。
 
若非如此,這也可能單純只是精神障礙者和試圖伸出援手的人之間,由於文化和教育方面的差異使然,也就是將這種現象歸咎於次文化和價值觀上的分歧。舉例來說,安娜麗莎始終相信與其說她母親病識感薄弱,是她母親否認自己生病所致,倒不如說疾病帶給她母親的想像世界,令她母親感到興味盎然,也使她母親偏愛那個世界。她母親發病之際,這個世界不僅魔幻迷人,其中也充滿令她母親覺得自己必須經歷的冒險,和應該要加以探索的神祕事物。所以安娜麗莎對母親的妄想,從不曾動念質疑,因為她害怕自己說起母親的妄想,可能會導致它們消逝無蹤,甚至在某個層面上,還會令她母親為此更加痛苦。
 
第三個可能導致這種現象的成因,是精神障礙其他症狀所引起的腦部功能失調,同時也造成患者的病識感薄弱。從歷史上來看,以往說明思覺失調症患者的病識感薄弱時,精神分析理論往往占有主導地位。儘管文獻中有豐富的案例研究,都暗示病識感薄弱源自患者為了保護自己,而否認自己生病,但這個疑問直到最近,才在對照研究中加以檢測。
 
克莉蘇拉.卡薩比斯和依麗莎白.尼爾森都是我的博士班學生。她們兩位在博士論文中研究這個題目時,使用的研究方法都和過去不同——卡薩比斯博士針對她所研究的患者,仔細調查了所有研究對象的防禦心高低,而尼爾森博士研究的議題,則是患者汙名化對這個問題的影響。
 
她們兩人所用的方法,都沒有發現患者的防衛心高低和背負汙名,和這個問題有重要相關。大致說來,非常具有防禦心的患者病識感薄弱的可能,不會比那些防禦心較低,或者是沒有防禦心的患者要來得高。有異曲同工之妙的事,則是背負汙名的患者如何看待自己的症狀,對於他們是否洞悉自己生病,影響也很輕微。大家原本就都偶爾會變得有防禦心,而且有些人和他人相比,會比較容易否認實情,這種情況對重大精神障礙者來說,也是一樣。儘管如此,這些患者病識感嚴重不足的現象,會如此普遍,起因不是「一般常見的」防禦心。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