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社科作家
內容連載 頁數 1/6
今晚,我會死。
 
閃電在周遭狂劈,照亮小屋的起居室,我在這裡過夜,而我的生命也即將在這裡倉促結束。我腳下的拼木地板堪堪可見,剎那間,我想像自己的屍體癱在這片地板上,身下一灘不規則狀的血紅色滲進木板。我雙眼圓睜,瞪向空無;嘴巴微開,一絲血水淌到下巴。
 
不。不。
 
不能是今晚。
 
小屋又暗了下來,我盲目摸索前方,起身離開舒適的沙發。風雨是猛烈沒錯,但不至於強到停電。不,停電是人為造成的。那人今晚已經奪走另一條性命,並準備把我當成下一個受害者。
 
一切的開端,只是簡單的家事服務。如今,卻可能會以抹淨我流在地上的血水告終。
 
我等著下一道閃電為我照明,接著小心地走向廚房。我腦裡沒有計畫,但廚房裡有能夠當作武器的工具,有整組刀具。就算沒有刀,一把叉子也能派上用場。空著一雙手,我絕對沒有希望。有了刀,至少有渺茫的機會。
 
廚房裡有大片觀景窗,讓整個空間的光線比小屋其他地方好一些。我瞳孔放大,盡可能看進一切。我摸索著走向廚房流理台,但才在合成地板上走了三步便重重滑倒在地,手肘嚴重的撞擊讓我眼眶泛淚。
 
儘管,老實說,我的眼底早就有了淚水。
 
掙扎起身時,我意識到廚房的地板是濕的。閃電一打,我低頭看向手掌。我的雙掌染上腥紅色。我不是踩到水或潑灑出來的牛奶而滑倒。
 
讓我滑倒的是血水。
 
我在原地坐了一下,盤點自己的血量。我沒受傷,完好無缺。這表示地上的血不是我的。
 
應該說,還不是。
 
行動。快點動起來。這是唯一的機會。
 
這次我的嘗試有點進展了。我起身走到廚房的桌子旁邊,在指尖碰到又冷又硬的桌面時終於鬆了一口氣。我四處摸索找刀子,但好像找不到。刀子在哪裡?
 
接著我聽到腳步聲,愈來愈近。這實在很難判斷,尤其是四周一片漆黑,但我相當確定,此刻,有人跟我一起在廚房裡。有雙眼緊盯著我,我後頸的汗毛豎立。
 
我不再是一個人。
 
我一顆心直直往下沉。
 
我的判斷錯得離譜,低估了一個極其危險的人。
 
而現在,我要付出最大的代價。
 
****
 
三個月前
 
即使在光天化日之下,從車站走回我位在南布朗克斯的公寓時,我還是用一隻手臂緊緊壓著皮包,另一隻手握住塞在口袋裡的防狼噴霧。在這一區,沒有太過謹慎這回事。
6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