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日
內容連載 頁數 1/5
第十三章 拿什麼賺錢?廣告!

「我們做的是什麼生意?」

臉書該如何把一個成功的社交網站變成可持久的賺錢事業?桑柏格上任之初發現,臉書的高階主管對此有諸多不一見解,祖克柏提不出一個好答案,但他對此不以為意。桑柏格不同,她是個講究方法的經理人,立意要把臉書的領導群調整成目標一致。她來這家公司的任務就是要擴大廣告業務與收入,她需要所有人員及M團隊的同儕團結一致。她深信,臉書網站面臨的是個很好的廣告環境。

這是很迫切的課題,因為臉書需要錢。從微軟、李嘉誠和山佛兄弟那兒募集到的三億七千五百萬美元,其燒用速度之快,超乎任何人的預期,臉書管理團隊的一些成員認為,當初應該接受較低的估價,以便募集到更多資金,因為會有更多投資人願意購買股權。公司也快速增聘員工,截至此時已有約五百名員工,其資料中心也不斷添購數以百計的伺服器,而且,臉書很快就會需要在美國以外地區建立新的資料中心,以應付國際會員的成長。該公司在離總部一個街口的另一棟建物設立了一個員工餐廳,僱用從Google挖角來的廚師,免費供應上乘佳餚。臉書的員工此時散布於帕羅奧圖市中心的十二棟建物,公司計劃要搬遷。

我們做的是什麼生意?

上任約五週後,桑柏格決定舉行一連串會議,讓臉書的管理階層探討廣告機會。祖克柏不會出席,他即將啟程展開長達一個月的環球之旅,他想休假已經想了一陣子,現在找到新營運長後,是個好機會。他獨自旅行,只帶一個背包,前往柏林、伊斯坦堡、印度、日本等地方。在印度,他搭乘骯髒的當地巴士,前往喜馬拉雅山上靜修地朝聖,蘋果公司賈伯斯(Steve Jobs)和靈魂心理學家達斯(Baba Ram Dass)等人都曾在那裡尋求啟蒙。

臉書同仁認為,祖克柏是刻意選擇此時出遊,好讓桑柏格在沒有他的干預下,於公司內部樹立她的權威。不過,趁著對廣告懷有矛盾情結的祖克柏不在時舉行這些會議,探討臉書如何把龐大的用戶基礎轉化為一個賺錢的強大事業,倒是很恰當的事。公司的主管從未集思廣益,討論如何把臉書的用戶轉化─成錢─網路人士稱此為「貨幣化」(monetization)。

這些會議從傍晚六點開到晚上九點,晚餐自外送進來,每星期舉行一或兩次。第一次會議的與會者包括公司廣告業務相關主管:廣告銷售主管默菲(Mike Murphy)、負責用戶數成長與國際事務的帕里哈皮提亞(Chamath Palihapitiya)、掌管線上自助式廣告業務的肯朵(Tim Kendall)、負責微軟廣告合作業務的羅斯、廣告產品主管休恩(Kent Schoen)、廣告軟體的工程師金康星祖克柏,以及祖克柏的軍師柯勒。桑柏格在白板上寫了幾個大字:「我們做的是什麼生意?」

這些會議一開始是自由討論,讓每個人有機會表達觀點。會議開了幾次後,與會者不斷增加,員工開始口耳相傳,說不應錯過這些會談,很快地,整個M團隊和更多廣告部門人員都來參加,每次會議通常有十五至二十人參加。

在當時,臉書的貨幣化策略時有改變。微軟那邊當然有賣出條幅廣告版面,不過,到了二○○七年底,雖有新的國際廣告代理合約,微軟帶來的廣告收入占總收入的比例不到25%,臉書方面希望這比例降低,這樣,公司便能掌控自己的命運。線上自助式廣告現正快速成長,臉書還有所謂的「贊助內容」(sponsored stories)形式的廣告,把廣告內容融入發送至用戶的「動態消息」欄訊息裡,使它看起來好像是朋友的通告訊息,其實那是來自可口可樂或其他公司。虛擬禮物是快速成長的一個業務區塊,但仍然只占收入的極小比例。最後是臉書的「市場」(Marketplace)功能,這是一個分類廣告服務,二○○七年五月推出的,用戶反應並不熱烈。

5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