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洗澡

洗澡

  • 作者:楊絳
  • 出版日期:2015/03/30
內容連載 頁數 1/8
第一章
 
解放前夕,余楠上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當──至少余楠認為他是上了胡小姐的當。他們倆究竟
 
誰虧負了誰,旁人很難說。常言道:「清官難斷家務事」,何況他們倆中間那段不清不楚的糊塗交情呢。
 
余楠有一點難言之苦:他的夫人宛英實在太賢惠了,他憑什麼也沒有理由和她離婚。他實在
 
也不想離。因為他離開了宛英,生活上諸多不便,簡直像吃奶娃娃離開了奶媽。可是世風不古,這個年頭兒,還興得一妻一妾嗎!即使興得,胡小姐又怎肯做妾?即使宛英願意「大做小」,胡小姐也絕不肯相容啊!胡小姐選中他做丈夫,是要他做個由她獨占的丈夫。
 
胡小姐當然不是什麼「小姐」。她從前的丈夫或是離了,或是死了,反正不止一個。她深
 
知「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所以要及時找個永久的丈夫,做正式夫人。在她的境地,這並不容易。她已到了「小姐」之稱聽來不是滋味的年齡。她做夫人,是要以夫人的身分,享有她靠自己的本領和資格所得不到的種種。她的條件並不苛刻,只是很微妙。比如說,她要丈夫對她一片忠誠,依頭順腦,一切聽她駕馭。他卻不能是草包飯桶,至少,在台面上要擺得出,夠得上資格。
 
他又不能是招人欽慕的才子,也不能太年輕、太漂亮,最好是一般女人看不上的。他又得像精明主婦雇用的老媽了,最好身無背累,心無掛牽。胡小姐覺得余楠具備他的各種條件。
 
胡小姐為當時一位要人(他們稱為「老闆」)津貼的一個綜合性刊物組稿,認識了余楠。余
 
楠留過洋,學貫中西,在一個雜牌大學教課,雖然不是名教授,也還能哄騙學生。他常在報刊尾巴上發表些散文、小品之類,也寫寫新詩。胡小姐曾請他為「老闆」寫過兩次講稿。「老闆」說余楠稍有才氣,舊學底子不深,筆下還通順。他的特長是快,要什麼文章,他搖筆即來。「老闆」津貼的刊物後來就由他主編了。他不錯失時機,以主編的身分結交了三朋四友。吹吹捧捧,抬高自己的身價。他捧得住飯碗兒,也識得風色,能鑽能擠,這幾年來有了點兒名氣,手裡看來也有點積蓄;相貌說不上漂亮,還平平正正,人也不髒不臭;個兒不高,正開始發福,還算得「中等身材」。說老實話,這種男人,胡小姐並不中意。不過難為他一片癡心,又那麼老實。他有一次「發乎情」而未能「止乎禮儀」,吃了胡小姐一下清脆的耳光。他下跪求饒,說從此只把她當神仙膜拜。好在神仙可有凡心,倒不比貞烈的女人。胡小姐很寬容地任他親昵,直到他情不自禁,才推開說:「不行,除非咱們正式結婚。」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