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9
一、黑座
 
更大的利益
       
狂風吹襲的夜裡,雅威得知自己當上了王。或者,至少可以說是半個王。
       
探尋之風──蓋特國的人是這麼稱呼的,因為這風會探得每一絲縫隙、每一道鎖孔,而後哀吟悲訴,讓汪洋母神的嚴寒透進每一戶人家,柴火堆得再高,人們依偎得再近,都不管用。
       
風拉扯著古德靈司母房室的窄窗窗板,就連被鐵包裹著的房門也在鐵框裡給扯得噹啷作響。風嘲弄著房裡一坑火;怒火發出脆裂聲響,由懸掛起來的乾藥草那裡投射出爪子似的暗影,同時還閃爍著光亮,照見古德靈司母疙疙瘩瘩的手指提著的草根。
       
「接著這個是?」
       
她手裡的物事看上去像極了一團泥土,不過雅威可不會上當。
       
「黑舌根。」
       
「那麼為什麼司祭會得要伸手拿黑舌根呢,王子殿下?」
       
「司祭也希望不必拿。黑舌根在水裡煮開了便無色無味,但會成為最致命的毒。」
       
古德靈司母將黑舌根拋到旁邊。「司祭有時得伸手去拿邪惡的東西。」
       
「司祭得判定何者禍害較小,」雅威說。
       
「並且權衡何者利益更大。問五題答對五題。」古德靈司母點了點頭表示讚許,雅威自豪得臉都紅了。要贏得蓋特國司祭的讚許並不容易。「試驗時的謎題會比較簡單。」
       
「啊,試驗。」雅威很焦慮地用健全的那隻手的拇指,摩擦著殘廢的手扭曲的掌心。
       
「你會通過的。」
       
「這妳可說不準。」
       
「司祭的職責是時時有疑──」
       
「而時時神態自信。」雅威替她把話說完。
       
「看吧,我了解你。」這話倒不假。即便在他的家族裡──尤其是在他的家族裡──也沒有人更了解他。
       
「我從沒教過比你更聰敏的學生。你會一問就過的。」
       
「然後我就不再是雅威王子。」想起這一點,他就只感到如釋重負。「我就不再有家人、繼承權。」
       
「你會成為雅威弟兄,所有司祭都會是你的家人。」火光照見古德靈司母微笑時眼睛周圍的紋路。「你有權繼承的,會是藥草、書本,以及委婉的詞令。你將記得這些,而後給人忠告,替人治療,述說真理,通曉奧祕的手法,並用各種語言為和平父神鋪造坦途。如同我這一向的努力。沒有比這更高貴的差事了,不管那幫肌肉發達的蠢人,在訓練場滔滔不絕胡說些什麼。」
       
「妳要是人在訓練場,和那幫肌肉發達的蠢人在一起,就會更沒辦法無視他們。」
9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