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現代詩完全手冊:為何讀詩、如何讀詩

現代詩完全手冊:為何讀詩、如何讀詩

  • 作者:楊照
  • 出版日期:2016/07/01
內容連載 頁數 1/7
當時正年輕

「……當時正年輕,真的是年輕,日間再累,一覺睡過來,又是一條好漢。還記得當年隊上有小倆口結婚,大家鬧就鬧到半夜,第二天天還沒亮,新媳婦就跑到場上獨自大聲控訴新郎倌一夜搞了她八回,不知道是得意呢還是憤恨。隊上的人都在屋裡笑,新郎倌還不是天亮後扛個鋤頭上山,有說有笑地挖了一天的地?這就叫年輕。

「年輕氣盛,年輕自然氣盛,元氣足。元氣是,不足就狂,年輕的時候狂起來還算好看,二十五歲以後再狂,沒人理了。孔子晚年有狂的時候,但他處的時代年輕。」

這是阿城說的,最近讀到的。讓我想起許多年前讀過福婁拜的《情感教育》,整本小說最後一段故事。

Frederic遇到了老朋友Deslauriers,回憶當年在學校的時光。記起來有一個地方,大家稱之為「土耳其女人那裡」,其實那個女人名字叫Eoraide Turc,可是以訛傳訛,很多人真的以為她是個信奉回教的土耳其人,結果給她開的妓院平添幾分異國情調的吸引力。

福婁拜如此描述那個地方:身著白色長袍,頰上塗著胭脂,戴著長耳環的女孩們,有行人經過時,她們習慣輕敲窗櫺,到了晚上她們就站在門階上以低啞的聲音輕唱。

年輕的Frederic和Deslauriers去燙了髮,繞進貴婦人的花園裡偷摘了花,轉啊轉,轉進了「土耳其女人那裡」。Frederic要將花獻給那裡的女人,然而天熱、害怕、加上罪惡感、加上從來沒有一次看到那麼多可供他挑選的女人,種種因素使得他面色青白,一句話都講不出來。於是成群的妓女鬨然大笑,Frederic嚇得落荒而逃,因為錢都在Frederic身上,Deslauriers也只好跟著跑出來。他們其實什麼都沒做,可是有人看見他們跑出來的身影,於是他們上妓院的事在地方連傳了三年還沒平息。

想起這些,最後Frederic說:「那是我們一生最快樂的時刻。」整本小說結束在Deslauriers原原本本地複誦 Frederic說的:「那是我們一生最快樂的時刻。」

我是在高中畢業那年讀《情感教育》的,就是你現在的年紀。好幾年,一群妓女輕敲窗櫺、低聲唱歌的形象環繞在我腦海裡。於是我們幾個人去了一趟華西街,刻意故作鎮定地走過暗巷,最後忍不住拔腿狂奔、落荒而逃。可是我們的落荒而逃中,絕對沒有Frederic他們感受的那種快樂,我們是被完全不在預期中的醜陋給嚇跑的。非但沒有白袍沒有低啞的歌聲,而且正因為帶著對白袍與低啞歌聲的憧憬,使得那街上的景物與聲響,更讓人難以忍受。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