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5
第一章 先知之死:種下分裂的種子
 
此時正值六月,正午時沙漠的熱氣正構築著可怕的強度。穆罕默德每一次的呼吸都必須經過無止盡的奮鬥。尤為甚者,頭痛欲裂帶來的是對噪音和光線的極度敏感,這令他痛苦不堪。整個綠洲壓抑著,難以面對這無可置信的事情。一個從未被問出聲來的問題,在空中不斷盤旋,在每個人的心中縈繞不去,但是,嘴上卻沒有人敢討論,至少是在公共場合裡。如果,那個不可能發生了,如果穆罕默德死了,誰是繼承者?誰來接手?誰來領導眾人?
 
分裂的種子
 
如果定要為這一切,找尋某個時刻作為初始,那麼,便是穆罕默德的歸真了。先知亦凡人,這就是問題所在,從來沒有人想過先知也會一朝身死,或許,這同樣也出乎穆罕默德自己的意料之外。
 
他是否知道他命不久矣?他必定有所預感,圍繞他身邊的人也是如此,但似乎無人願意承認。這源於他們那無以名狀的盲目,穆罕默德已經六十三歲了,在當時算是極為高壽,並曾多次於征戰時受傷;據我們所知,他更曾多次從暗殺中逃過一劫。也許這群與他血緣最為親近的人,無法相信安然挺過這麼多次真槍實劍的先知,區區一場病便能讓他溘然倒下,特別是此時的阿拉伯風華正茂,正在伊斯蘭教飄揚的大旗之下團結一致。
 
許多曾經反對並密謀刺殺穆罕默德的人,如今都成為他資深的左右手。和平達成,阿拉伯社群已然一統,這不僅僅是新時代的黎明伊始,更是陽光燦爛的早晨,迎向充滿希望的一天。阿拉伯正摩拳擦掌地準備踏出政治、文化落後的幕後,一躍成為世界舞臺上的要角。既然如此,阿拉伯的領袖又如何能在成功一蹴可幾時與世長辭?然而,死亡勢在必行,在穆罕默德看遍征戰和暗殺交織而成的斑斑血跡之後,他死於自然原因。
 
起初的發燒看似無害,只伴隨些微的疼痛和痛苦,完全沒有什麼不對勁,問題或許在於病症從未真的走遠,反覆來來去去,每返回一次,穆罕默德的狀況就似乎更加糟糕。症狀持續了十天,在在顯示似乎是細菌性腦膜炎,這無疑感染於他某次的軍事行動,即使在今日,這種病症往往能夠致命。
 
頭痛欲裂和肌肉痠痛快速使他日漸衰弱,他再也無法獨力站起身子,氣若游絲的意識開始在濕透全身的汗水中載浮載沉,這和他在得到《古蘭經》啟示時的出神狀態截然不同,他陷入了徹徹底底的衰弱,他的妻子們用浸過冷水的布包裹著他的頭部,希望能減輕疼痛和發燒,但就算能有一絲一毫的幫助,都不過是暫時的,頭痛日亦嚴重,頻頻的陣痛讓他失去行為能力。
5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