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自然生態展
猛暑

猛暑

  • 作者:林俊頴
  • 出版日期:2017/08/10
內容連載 頁數 1/10
(一)
 
現世如此令人厭倦,
讓我大睡20年醒來再說吧。
 
穿越20年的夢土,手中的玫瑰依然盛開,還是變成一把灰燼?
 
那時候,我們的島是遺世獨立的樂土,還是孤懸海上的廢墟?島民積極不生育,酒照喝,舞照跳,或是紛紛移民他國?
 
那時候,我們的城天上地下重組,溪河清淨,放眼是大樹綠蔭?啊,汽機車幾乎絕跡,有那電動獨輪雙輪讓人們行走如一葦渡江嗎?
 
那時候,上一代親人、同輩好友垂垂老矣都去了哪裡?長大成年的下一代全成了陌生路人吧。
 
哈雷路亞,我們果真是來到無事可為的偽太平時代嗎?
 
醒來後重新啟動的人生,漫走那時候的我島我城,物在人亡,計意無用,是一趟驚悚之旅,還是末路之行?
 
掀開『猛暑』,歡迎光臨一場想像未來的狂歡書寫。
 
櫃台經理阿珠目送我下樓時,面有憂色,她僵著脖子勉強一擺手,只說,避開大馬路吧。我遵其指示,走商辦大樓有貨梯的後門,我聯想到為興建水壩而被淹沒水底的村鎮,我像那多年後潛入水底再探故鄉的人,我深深吸了一口氣,陰潤的午後,空氣與暗光依然像是一面翳亮的鏡子。後門口立著一個盛滿菸蒂的菸桶,有幾根未捻息還冒著煙氣,我猶豫著踏出第一步。
 
我姓王,叫做王祿先。那講到我姓王,我其實是真躊躇。聽講上推五代的祖先予人招,入贅到陳家,我阿公是兄弟裡排第七的,又因為抽豬母稅從母姓。我祖先真正講起是姓黃。這都是聽我阿嬤講的,伊愛講笑,我總懷疑未必全然是真的。血統此事對我家族來講,是張飛刺繡,歪膏迻緅。聽講伊、我阿嬤做姑娘時,去找厝邊的姑娘伴,序大人放屁若貓聲,伊欹欹笑,笑得對方翻面生氣,隔日送檳榔去賠罪。伊又講,我阿公的小弟早死,無娶,因此兄弟中一個後生來予這位早死阿叔做契子,不過咧,日後遂未記得,成家過年過節都無祭拜契父,契父就來予所有的阿兄夢,除了大兄五十九歲抬去藏草,七個阿兄一暝全夢到。夢中的小弟小小漢有夠可憐,哭訴腹肚枵,寒喔。
10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