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5
課程結束後,我和岬返回教室途中,有人從後面出聲。
 
「喲,很屌嘛!」
 
岩倉抓住岬的肩膀。他跟平常一樣,耳朵戴著隨身聽耳機。這傢伙連上廁所耳機都不會拿掉。
 
「之前看你在音樂教室聒噪的樣子,想說你真不簡單,原來你是另一種不簡單啊。」
 
「謝、謝謝。」
 
「可是啊,轉學生。」
 
「我姓岬。」
 
「你會愈來愈突兀喔。」
 
岬做出不解的表情,問:
 
「為什麼?」
 
這個回答似乎讓岩倉不知所措。我有點暗爽,經過之前閒聊演奏話題,只有我知道岬的一個特點。
 
岬洋介這人大概是個徹底的無自覺者。
 
不僅鋼琴演奏,關於自己的相貌、舉止動作、發言,他全都欠缺自我意識。說得好聽是天真無邪,說得難聽就是天然呆,因此他一點也不覺得自己很突兀。
 
岩倉宛如看見奇珍異獸,然後繼續說:
 
「我之前說過『期待落空』之類的話,那個取消。你轉學過來的目的,是為了『貝希斯坦』吧?」
 
岬正要開口時。
 
「好厲害喔,岬的鋼琴演奏!」
 
春菜突然走到我們中間:
 
「該說什麼呢,甘拜下風。那種鋼琴演奏究竟打哪學的啊?不是『山葉』或『河合』的教室吧?」
 
「嗯,我跟一位之前住在我家附近的老師學的。」
 
「喔,果然。你運指都沒有奇怪的毛病,所以我才會這麼想。」
 
「喂,春菜,我正在講話吔。」
 
「有什麼關係,反正智生你又不彈鋼琴。」
 
岩倉硬被春菜排擠。瞬間,我以為他會瞪我們,沒想到他背過臉去,走掉了。
 
春菜一副除了岬以外無人在場般地繼續說話。前一刻還自尊心受損,此時一轉,表情活像圍住偶像的粉絲。
 
「整首樂章都好棒,尤其第三樂章,太厲害了。從頭到尾都那樣觸鍵。怎麼有那種體力呢?要我啊,第十小節手指就要斷了。說嘛說嘛,與其說是體力,應該是握力的關係吧。你平常就在練習握力嗎?我的連彈很差,要怎樣才能像你一樣持續有力?」
 
如機關槍般喋喋不休的春菜,怎麼看都像是樂到忘我,證據就是,她看到岬略為感到困擾地苦笑時,才突然回神說:
 
「啊……抱、抱歉,好像都是我一個人在呱啦呱啦的。」
 
不是好像,根本就是。
 
可是,這個岬,在這種場合依然毫無自我意識。
 
「沒關係啦。只要是音樂和鋼琴的事,我可以聽一整晚。和鈴村同學聊鋼琴,好像很容易聊著聊著就忘記時間了。」
 
吼,所以才不要隨便聊這個。
 
岬的重點是「鋼琴」,但春菜把重點聽成「鈴村同學」。
5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