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植物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8
前言 用下注思維提高決策品質

我在二十六歲時,曾自認為已規劃好未來。之前我就讀新罕布夏州一間著名的預備學校(prep school),而該校的英語科主任就是我父親。後來,我畢業於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獲頒英語和心理學雙學位,接著攻讀賓州大學研究所,並領取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的研究生獎學金,最終獲頒碩士學位,甚至修畢認知心理學的博士班課程。

然而,我在完成博士論文前生了場病,因此辦理休學,離開賓州,步入婚姻,最後舉家搬到蒙大拿州的一座小鎮。可想而知,國家科學基金會獎學金根本不足以支付這項橫跨全美的轉大人實驗,因此我需要錢。當時我哥霍華德(Howard)是職業撲克玩家,早已打進世界撲克大賽(World Series of Poker)的決賽桌,他建議我去看看蒙大拿比林斯(Billings)的合法撲克比賽。這項提議並非隨口說說,我的家人喜愛打撲克彼此競賽,從小我就耳濡目染。我哥曾數度帶我去拉斯維加斯度假,若只靠我微薄的獎學金,根本不可能成行。我看他打牌,自己也參加一些低籌碼牌局。

我立刻愛上了打撲克,並非是受到賭城閃爍燈光的吸引,而是因為在比林斯的「水晶殿」(Crystal Lounge)酒吧地下室裡,透過打牌與驗證自己牌技時而感受到的興奮刺激。雖然要學的東西還很多,我卻很高興能不斷自我精進。我打算在休學期間賺點外快,之後繼續從事學術研究,並將打撲克當作嗜好。

原本只想小試身手的我,不料竟成為專業玩家,還打了二十年的職業撲克。當我在二○一二年退役時,已經贏得了一只世界撲克大賽金手鐲,並且獲得世界撲克冠軍聯賽(WSOP Tournament of Champions)和NBC國家撲克冠軍杯單挑賽(NBC National Heads-Up Championship)的冠軍,並從各項撲克錦標賽中贏得獎金四百多萬美元。與此同時,霍華德又贏得兩只世界撲克大賽金手鐲、兩次名人堂撲克經典賽(Hall of Fame Poker Classic)冠軍、兩次世界撲克巡迴賽(World Poker Tour)冠軍,並獲得超過六百四十萬美元的錦標賽獎金。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