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想事成展_特企
鐵之骨

鐵之骨

鉄の骨

內容連載 頁數 1/8
第一章 圍標課
 
1
 
從下午開始下的雨,變成傾盆大雨。
 
「真糟糕。」
 
設置於工地的臨時事務所只有一台小型電視機。昨晚十點多,事務所所長永山徹夫看著電視上的氣象預報喃喃自語。這是春季的暴風雨。
 
永山今年五十五歲。他在快五十歲時離婚之後,就過著單身生活,即將邁入退休年齡。他的頭髮稀疏,臉晒得黝黑,樣貌粗獷,身穿工作服,不知為何盤腿坐在折疊椅上,手中拿著裝了酒的杯子。這副模樣看起來不太像建設工地的所長,反倒比較像工地現場的工人。永山並沒有參與施工,因此其實可以穿著西裝,可是他幾乎沒有穿著工作服以外的服裝出現過,還說「我穿這樣比較適合」。
 
工作大致結束後,永山對富島平太說「陪我喝一杯吧」。平太喝著酒,每當聽見雨水發出「刷~」的聲音被風吹過來,就會回頭看黑暗的窗外。
 
桌上雜亂地放著喝了一半的一公升酒瓶、柿之種米果花生以及仙貝。仙貝是平太在信州上田的老家寄來的。母親說要感謝大家平日在職場上的照顧,常常寄送蘋果、梨子、葡萄等水果過來,不過當生產季節結束、沒有特產可送時,就會莫名其妙地改送仙貝等乾燥食品。不論平太對母親說了幾次不用操心,她都當作沒聽見,每兩個月就會從鄉下寄送紙箱給他。平太的老家是兼職農家,母親並沒有上過班,因此完全沒有考慮到(或者應該說根本無從想像)一大早捧著行李搭通勤電車的辛苦。
 
「這下子明天就麻煩了,阿徹。」
 
皺著眉頭說話的是工程承包公司的社長安岡。安岡與永山認識很久,只要是永山經手的大廈,他通常都會是承包業者之一。兩人雖然是委託方與承包商的關係,但更像是長年的朋友,說話口吻很親暱。對永山來說,與其找不知道工作表現如何的新業者,不如選擇長年合作、彼此信任的對象比較安心。
 
「沒辦法勝過天氣。」
 
永山回答。在進度原本就過於緊湊、幾乎是連日趕工的工地,遇到下雨是很大的打擊。尤其是灌漿不能在雨天進行,因此會造成整個程序順延,直接影響到進度,工作的延遲也會波及到次日以後。為了補回拖延的進度而要求工人加班,就會導致成本上漲,使工地現場的收支惡化。所長低聲對安岡說「到時候就拜託你了」,而平太也多少了解其中真正的含意。所長是在拜託安岡的公司也稍微提供補貼。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