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228連續假期,電話客服調整9:00-18:00暨出貨相關訊息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尋畫:吳耀忠的畫作、朋友與左翼精神

  • 定價:280
  • 優惠價:9252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224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上頁 下頁
 

OKAPI 推薦

  • 【OKAPI Snap】2012中時開卷年度好書贈獎典禮直擊

    文/OKAPI閱讀生活誌2013年01月15日

    「2012開卷報告」,幻燈片上這麼寫著;本次是「開卷」資深主編李金蓮離職後的第一次年度好書活動,報告部份改由現任主編周月英進行 已有相當影響力的「中時開卷年度好書」,今年在前期由作家紀大偉露臉、曾國祥攝影的主題宣傳照「菜市場裡的小說家」領頭,於不少平面與書店空間裡讓大家注意到了。 more
 

內容簡介

我們不僅終於有條件去面對過去,
而且得開始與過往建立起聯繫才能照亮未來,
否則路走不下去了。

  吳耀忠,一個從小就以牙醫父親的齒模石膏當畫筆,以三峽老街騎樓地板作畫布的天才畫家,小學五年級老師為他舉辦個展,二十歲拜師寫實主義大家李梅樹,作品多次入圍省展、台陽美展,但他最為人熟知的作品卻是為摯友陳映真小說所繪製的封面,《夜行貨車》、《將軍族》、《第一件差事》……,文學思想相互激盪,畫家與作家的名字緊密相連,如果沒有一九六八年那場翻天覆地的「民主台灣聯盟」案,如果沒有那段摧殘身心的牢獄之災,他們會發出什麼不同的故事呢?

  除了認真尋找吳耀忠的畫作外
  我們想不出能夠觸碰到吳耀忠孤獨靈魂的其他方法

  本書收錄吳耀忠不同階段的照片、手稿與友人書信,見證畫家跌宕起伏的一生。

  「尋畫」過程是一段跨越時空的對話。

  「我不僅尋畫、也尋找吳耀忠的身影,然而相較於他所做過的事、所受過的苦,吳耀忠留在台灣社會的身影竟是如此的單薄和模糊。幾位人文學科的年輕學子知道我們在尋畫,總會好奇地問:『你們在尋誰的畫啊?』我不驚訝他們從未聽過吳耀忠這位畫家,但當我試圖以陳映真的小說封面來提示他們的印象時,卻發現他們連陳映真都不認識。」

  為什麼我們會遺忘了他們的名字?和吳耀忠僅有過一面之緣的林麗雲動身尋找答案。透過不斷的追查、訪探,一步一步發掘深藏於每一幅畫中的動人故事,回溯書寫,吳耀忠與陳映真、尉天驄、施善繼、李賢文、曾心儀、楊渡、陳中統等好友間的贈畫陪伴之情歷歷在目,讓迷失在歲月中,逐漸模糊的畫家身影再度清晰起來,如黑暗中的一抹星光,相隔四分之一世紀之後的今天,依舊震懾人心,以那無告的頹廢、無盡的寂寞及無法熄滅的熱情。

吳耀忠生平

  吳耀忠(1937-1987)是台灣戰後寫實主義繪畫的代表人物。他生於台北三峽,師承寫實主義大家李梅樹,作品多次於省展獲獎,並因此在師大畢業後受聘於國立藝專美術科擔任助教。另一方面,吳耀忠自初中階段開始與陳映真結為莫逆之交,自大學起共同研讀社會主義著作,而後於一九六八年因「民主台灣聯盟」案入獄,至一九七五年出獄。

  吳耀忠的生命底蘊是一位具有理想主義性格的藝術家,理想主義引領他接觸了左翼思想,也因此讓他被關入牢獄,讓飛揚的藝術生命為之挫傷,從此暈染上以酒調出的悲劇色彩,並於一九八七年因肝疾而逝,留下了許多的遺憾與懷念。

作者簡介

林麗雲

  文化大學中文系文藝組學士、清華大學社會人類學研究所碩士,法國社會科學高等研究院(EHESS)人類學博士候選人,目前為交通大學亞太 / 文化研究室研究員。曾任職於電子工廠、雜誌社、報社。譯有《阿拉不是一定要》、《等待野獸投票》等。

 

目錄

序:夢魘裡的理想、幻滅與堅持 文 / 陳光興
前言:關於「尋畫」 文 / 陳瑞樺
為何尋畫?
三鶯大橋的兩端
成為一名畫家
真理在海的那一邊
深夜與天明之間
黑暗中尋找星星
遠行
在獄中
蒙塵的明珠
為你看最後夕陽之美
自畫像與向日葵
青春的火焰
革命與頹廢
安息吧,親愛的朋友

 

夢魘裡的理想、幻滅與堅持
陳光興

  不知道為什麼,要替林麗雲的《尋畫──吳耀忠與他的左翼朋友們》寫序時,馬克思在一八五二年《路易.波拿巴的霧月十八日》中被後世不斷引用的一段話就自動地跳了出來:

  人們創造自己的歷史,但是他們並不是隨心所欲地創造,並不是在他們自己選定的條件下創造,而是在直接碰到的、既定的、從過去承繼下來的條件下創造。一切已死的先輩們的傳統,像夢魘一樣糾纏著活人的腦子。當人們好像剛好在忙於改造自己和周圍的事物並創造前所未聞的事物時,恰好在這種革命危機時代,他們戰戰兢兢地請出亡靈來為他們效勞,借用它們的名字、戰鬥口號和衣服,以便穿著這種久受崇敬的服裝,用這種借來的語言,演出世界歷史的新的一幕 。

  對這段名言我沒有更新的理解,但是再次閱讀中,感受到一八四八年法國大革命的三年後,就能針對拿破崙正在進行的軍事政變提出歷史性的分析,是件不容易的事;放到第三世界的歷史空間裡,我們自身的歷史感與馬克思寫下的經驗相互重疊中又有分殊。我自己所熟識的前輩們,很少以回看的方式整理過去面對未來,憑空創造歷史的意味很強,雖然所有人都在理智上清楚的知道,當下不是孤立的,走到今天有它的歷史縱深與軌跡可尋,但是立即進入戰鬥狀況的迫切性,使得大家都拋開過去,於是一個事件接著一個事件,我們長期慣於捲入對於現實的回應,與過去歷史進行聯繫的工作都暫時丟在一旁,似乎只能等待以後處理了。這或許是歷經「革命想像」的人們一致的宿命吧。也正是因為這樣,歷史感流失的速度快的驚人,再加上過往對異議分子總是充滿了不堪,除有強大的意志力,否則能閃就閃,總是將寄望擺在未來裡,於是馬克思所說得已經死去的前輩們建立起來的傳統,不再像夢魘那樣糾纏著後生的我們;從過去中解脫出來,我們憑藉著自己為是的、真空的理論思考,因而與歷史絕緣,剩下的都是看似新鮮而又單薄的當下。

  但是能夠感受到當下的單薄,開始要與過去建立起些許的關係,似乎都得到歷史已經翻了一頁,我們不僅終於有條件去面對過去,而且得開始與過往建立起聯繫才能照亮未來,否則路走不下去了。

  我是以這樣的心情來理解林麗雲寫作的動力。

  這些年來,我所屬團體《台灣社會研究季刊》的同仁們開始反省到,二十年來缺乏歷史感的投入當下的各種「運動」,好處在於現實感很強,但是一直被情勢拉著走,沒法建立起來有主體性的知識方式,於是我們開始慢慢追問自己是從哪兒來的,像《台社》這樣團體的形成,當初到底是哪些前一代人所代表的力量交錯的結果?為了回答這個問題,我們進行了幾次內部討論,也請來一些海外參與不同團體的朋友們回首當年,逐漸地有了些輪廓,才能驚覺到原來我們的路其實是前人走出來的。猜想,其他歷史更久的團體或許也在做類似的工作。在官方書寫百年歷史的洪流中,期待民間對戰後左翼思想狀況進行訪談、口述等歷史性的整理工作,該是很卑微的呼喚。這些年來《台社》同仁集中的對陳映真進行研究,無非是想要以他為線索,開啟當代左翼歷史的討論,保住這塊不該被再度泯滅的歷史。我們發現,順著時序走,從陳映真那兒確實可以拉出不同的線索,其中包括鬆散的讀書會到後來的大小團體,乃至於無數的「單線聯繫」,所以「陳映真」早已不是個人,作為某種異端思想的組織工作者,他身上承載著各種各樣複雜糾纏的關係網絡。

  吳耀忠於是很自然的就進入了我們的眼簾,有點像是陳映真少年失去的孿生小哥,那樣親密的位置很早由這個神童畫家補上了。而無緣與他相識的我們,只能在他零散的畫作與幾乎是七0年代那篇唯一的訪問中神交,驚豔台灣居然有這樣思想深度的異類畫家,但是跟其他幾位熟識的左翼前輩一樣,他們的抑鬱而終似乎都不是偶然,想要進一步理解吳耀忠這謎樣人物的主體精神狀態,卻不得其門而入。

  2009年五月起林麗雲進駐交大亞太研究室做駐校作家,提的寫作計畫是以報導文學的形式追蹤吳耀忠的過去,坦白說,因為相關資訊不足,當時很難判斷可以做出來什麼,同仁們都只能抱著樂觀其成、姑且一試的心情,支持麗雲的嘗試。有趣的是,這個計畫從一開始就是以團隊的方式在進行,林麗雲、蘇淑芬、陳瑞樺九0年代是清大社人所前後期的同學,十餘年後因緣際會又在新竹聚在一起。除了舊識中存在互信與默契,他們三人在個性、能力上互補,麗雲雖然瘦小精悍,但是熱力十足,一方面有藝術家狂傲不拘的氣質,同時又有著革命領導人的主導性,所以扮演著動力火車頭的角色;瑞樺沉穩收斂,在經常踩煞車的同時,抓緊方向、穩定軍心;淑芬發揮了他協調的長才,鉅細靡遺的把所有事情落實了。我從旁觀察的理解是,幾乎所有的訪談,他們三人都在場。最後,麗雲以她文藝青年時期的薰陶,爾後記者與媒體的經驗,加上她的人類學訓練,在團隊一年內大致完成了訪談的工作後,在第二年逐步完成了本書的書寫,過程當中,其他兩人充分做好了對話、把關的工作。最後「尋畫」的整體行動計畫裡出現了三個支架,呈現在讀者面前的是林麗雲的報導文學,除此之外,讀者會看到他們三人共同編輯吳耀忠的畫冊中親朋好友們對他與時代的追憶,也會看到陸續在台灣各地展出的畫展與座談。因此,本書雖說可以單獨來看,但是想深入以吳耀忠及其畫作為媒介的那個時代的讀者,可以對這個三位一體的構成進行參照性的閱讀。

  我個人認為最難能可貴的是他們三人組的團隊工作,讓我個人學習到在團體中截長補短的爆破力與相互支撐的連帶歸屬感,但又不壓抑反能充分發揚個人特質的動力關係,其中充滿了酸甜苦辣,不該過度美化,但對他們而言或將是長久珍惜的緣份,卻也是我們想做事的人該發掘的工作方式。我偷偷的認為其實圈子裡很多能成事,或多或少都是參與的人能夠在充分認知差異的前提下前進,落單的個體沒法做事,小團體的力量卻是不容忽視的,在革命組織隕落的時代,這或許是未來合作更為清晰的基本邏輯。

  麗雲寫作的過程中,我零星的讀到正在成形的篇章,這次更為集中的閱讀,把分散的光點凝聚到一起,浮現的是一個多面相立體的吳耀忠。他讓我們學的是,那一代人青春的理想,雖然受到政治力量的重擊,壓迫著他們的精神與肉體,讓他們認識到在理想與現實世界之間存在著無法跨越的鴻溝,因而產生今生不可及的幻滅感,但是他們依然終其一生沒有背叛與放棄對世間、對勞苦大眾的關愛,最後就算被迫撤守到他們可以操作的範圍內,也還是繼續固守著原來的信念。就算朋友們在他身上都看到了那種無奈的頹廢,但是最終又得重新認識到世俗賦予頹廢意涵的膚淺,吳耀忠真實的頹廢裡依然是飽滿的堅持。在他那兒,我們看到了另一種前輩的典型,他的畫觸動了許多路過的青年,他不多言而散發出深沈的魅力牽引著身邊的男男女女;他在一邊很不經意的透過送畫,沒有壓力的鼓勵著剛出道的年輕人,是在這樣點點滴滴瑣細而又真情的小事中,提供了身邊的朋友們多少的溫暖與前進的能量。我以為,吳耀忠豎立的生存方式,是讓我們學習到人們之間要如何互給空間,要如何不吝於輕輕地贊許與默默地扶持,但是又敢於真實的活出自己無法抗拒的懦弱,敢於不戀棧的先走一步。吳耀忠1987年離開人世,但是「尋畫」計畫卻發現到他從來沒有離開,還深刻的活在家人、朋友、同事們的心中。

  我以為吳耀忠既特殊又具代表性,在台灣的語境裡,他的同代人、與他擦身而過的晚輩裡,有不少的文化人、運動份子與思想者,其實都分享著他存在的軌跡:從理想到幻滅,卻依然堅持走自己的路,是歷史的命定也好,是自身無法抗絕的選擇也好,這個精神傳承卻真實的活在我們的天空裡,如影隨形。上綱地說,這或許是第三世界左翼份子共同走過的精神道路,在林麗雲刻劃的吳耀忠身上,難道看不到與韓國作家黃皙?《悠悠家園》(印刻2002)中吳賢宇、韓允姬重疊的身影?如何記錄、疏理、討論、比對、承繼這些第三世界的精神資產,是我們這代人難以迴避的任務。

  感謝林麗雲與尋畫小組成員蘇淑芬及陳瑞樺,他們的努力與堅持,不但提供了新的工作模式,啟發了我們對未來推進戰後左翼歷史的方法,更重要的是讓我們還有機會在夢魘中與前輩們相遇,麗雲說得好,尋找吳耀忠就是在尋找我們自身失去中的動力,請回吳耀忠及其朋友們的幽靈是讓我們跟過去連上線,在無路可走的當下,透過他們走過的幻滅與堅持的劇碼,看清自己的處境,準備繼續上場演出歷史的新劇。

  是以為序。

二0一二年元月十日於寶山
本文作者為交通大學社會與文化研究所教授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6135781
  • 叢書系列:文學叢書
  • 規格:精裝 / 256頁 / 15 x 21 x 3.58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三鶯大橋的兩端
啊,耀忠,如果你為之掙扎、喘息的,是一時代的虛無與頹廢,但願你把
一切愛你的朋友們心中的黑暗與頹廢,全都攬了去,讓我們以代你走完你極
想走完而未走完的路,做為對你的酬賞⋯⋯
——刊登於一九八七年二月《雄獅美術》一九二期,摘自陳映真〈鳶山〉


二○一一年六月的某日午後,接到施淑老師的來電,電話那頭所傳遞的訊息,讓我整個人從溽暑昏沉的狀態中清醒了過來。施老師說北京友人告知她,陳映真已經收到明年二月我們將在台北紫藤廬,為吳耀忠舉辦一場紀念展的訊息了。陳並表明收有吳的兩張畫作,目前存放在北京家中,屆時可以提供出來參展,至於寫一篇關於這畫作的故事,陳映真的妻子和主治醫生討論後,擔心陳映真在憶往過程難免引發的情緒,會影響還在復健中的身體,因此只供畫作不寫文章。即便如此,這樣的訊息已經讓我和另外兩位尋畫成員,頓時間感到精神百倍了。

關於吳耀忠與陳映真的情誼,只要熟悉台灣戰後現實主義運動以及鄉土文學論戰的藝文人士,即使沒見過他們兩人,想來也都聽聞過他們的故事。吳耀忠離世半年後,時任新潮文庫主編的曹永洋先生在《台灣時報》副刊上寫了一篇悼念文,文中他提到陳映真與吳耀忠的感情可說情逾手足,他說:「他們講話之間的默契,很像那一段時間我初識的雷驤與七等生,彷彿他們不必經由語言,單靠眼神、手勢也能心領神會似的。」同年四月蔣勳在《雄獅美術》一九四期上寫了一篇短文〈哭耀忠〉,文末也提到吳耀忠的死讓他想著陳映真:「知道耀忠逝世的消息之後,我只想到要寫信給映真,他們彷彿兄弟的情感,我想,耀忠的逝去,他是特別傷痛的罷。」

二○○六年夏天,任教於人民大學的陳映真因二度中風幾度病危,家屬為了讓陳專心養病,婉拒任何不必要的探視與外務。尋畫過程,我們從受訪者那裡確知,陳映真收有吳耀忠的畫作,只是幾度詢問與陳映真親近的友人,卻都不得其門而入。今年初,在交通大學亞太文化研究室擔任專案助理,並義務協助尋畫工作的蘇淑芬,因編輯陳映真專書而與施淑老師聯繫,兩人電話往返中提到了我們還在進行的吳耀忠尋畫工作。很巧,施老師不僅認識吳耀忠,而且與陳映真也算熟識,最重要的是,施老師覺得尋畫這事有意義,因此,很願意盡力幫忙促成此事,如今知道遠在北京的陳映真願意出借藏畫,心中真是百感交集。

陳映真與吳耀忠結識相當早。小學畢業,陳與吳同年考上位於台北的成功中學初中部,陳住鶯歌、吳住三峽,中間隔著三鶯大橋。當年,前往台北就讀只有火車一途,車站設在鶯歌,吳必須從三峽與人合搭輕便車或是步行四十分鐘,抵達鶯歌站後再轉搭火車到台北,因此陳與吳雖然分屬丙班和乙班的不同班別,但兩人卻經常在鶯歌車站月台上一起等火車上學,他們是這樣認識的。

但兩人真正結成好友則是在初三那年 。一九八七年一月十七日,陳映真在吳耀忠的告別式上追憶好友時說:「有一次台北的幾位同學來找我,後來我們一起到鳶山下的鳶潭邊露營,就在那時候,他因為就近也來了,我記得就在那天晚上,我們在營火邊坐了一個晚上,也聊了一個晚上,當然,那時候都很幼稚,可是就在那個時候,我們成了莫逆之交。」在〈鳶山〉一文中,陳映真繼續寫著:「三十五年之後,他還清楚地記得當時我說過,幼稚的、青澀的夢,無謂的句子。」初三那年陳映真留級一年後考上成功中學高中部,而吳耀忠則在初中畢業後考進位於台北的大同高中繼續學習。根據陳映真的追憶,高中三年兩人疏於往來,唯一一個印象就是吳耀忠病了。

吳父留日學醫,返鄉後在三峽老街上開了牙醫診所,吳耀忠是家中長子,身負長輩厚望,然而敏感、纖細的吳耀忠,當時卻沉迷於先秦諸子的學說論述。吳耀忠的大妹吳明珠在受訪中也提到,高中三年,吳耀忠的成績不算好,除了會畫畫外,理化、數學都不行。但隨著聯考大限的逼近,一方面擔心辜負家人期待,再方面又憂慮考不上大學就必須入伍當兵,如此的苦惱加上種種的壓力,高三那年吳耀忠終於病倒了。療病期間,吳耀忠曾經央求家人代尋一處清靜住所,但因吳的病情反覆不定,最後家人只好將其送往台大精神病院觀察治療。

說也奇特,那件事對於曾經友好但當時已有些疏離的吳耀忠和陳映真而言,竟然像默片般地存印腦海。一九七八年,在《雄獅美術》的安排下,陳映真以許南村之名對吳耀忠進行專訪,該訪問稿刊登於同年八月的雜誌上,訪談中他們都提到了這段往事,陳映真說:「然而,一個永遠在我心中那麼鮮明的記憶迅速地呈現在我眼前。那一年,對於我們都是不幸的一年。那年夏天,養父咳血去世。第二天,我在屋前呆坐的時候,一輛台車緩慢地由一個台車伕推過門口街上的台車軌道。一個面容蒼白的少年,被神情憂愁的父母圍坐台車上。」當時陳心中驚異地喊道:「耀忠」。陳繼續說:「燠熱的六月的陽光,喪父的悲哀、緩慢地滑走在軌道上的台車、耀忠的青蒼的臉神⋯⋯構成不易遺忘的圖面,深藏在我的記憶裡。後來,我才知道那是你到台北住院的早晨。」至於當時坐在台車上的吳耀忠則是:「即使在病中,我也看見你家門前新搭的帳棚,恍惚中也有不祥的疑惑。後來才知道你父親去世了。」

會員評鑑 TOP

會員評鑑等級 ,共 1 位評分。

感謝您為本商品發表您的看法,這是專屬於博客來會員的發表園地。 看更多書評請前往 【讀者書評】專區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建構視覺文化的13人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防疫線上|醫療級專家的掃除學
  • 最後一天!天衛‧小魯全書系5折起
  • 三采兒童國際書展|即將截止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