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九歌104年散文選

  • 定價:380
  • 優惠價:79300
  • 優惠期限:2020年04月09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優惠組合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上頁 下頁
 

OKAPI 推薦

  • 【書設計】寫我們的所在──《九歌1O4年小說選、散文選》設計概念

    文/霧室2016年03月18日

    裝幀設計/霧室 ......................................................................................................☑封面 □內頁 ☑裝訂 ☑材質 ☑印刷 ☑加工好設計的理由:文字即為圖像,書封單純以文字搭配加工,細膩傳達寫作者的心境,且內封暗藏巧思。....................... more
 

內容簡介

  《九歌104年散文選》是另類的台灣散文史藍圖,透過隱約的散文史輪廓,精挑細選出一整年的散文佳作。從出生於一九三八年的西西到七、八年級的新銳作家,作品橫跨老中青三代,涵蓋各種面向的重要主題。除了香港作家西西描繪玩具的生活隨筆,王定國、楊隸亞的家族書寫,還涵蓋人物、親情、日常生活等豐富的內容。而以旅行為題材的不再只是往「外」描述地貌的遊記,林懷民的(阿桃去旅行〉於生死行旅中有向「內」思索的心靈風景。不論是多麼微小的物,像楊捷寫臭鞋、傅月庵談禁忌之書,或是多麼深刻的情,簡媜說:「愛情是我在這世上唯一懂得的事情」,好幾篇描述父母親、祖父母到令人潸然淚下的篇章,本次選文多元呈現了台灣文學豐盛的生命力。

  袁瓊瓊小說劇本散文同步進行,跨領域的創作,讓她思考選文時有不同的面向,部分篇章跨越小說與散文的虛實界線,發掘散文新面貌,這些文章篇幅較長、結構完整且一氣呵成,讀來像小說般高潮迭起。書中收錄四十篇最精彩、最好看的散文,有港台及華文世界名家如童偉格、簡禎、周芬伶、王定國、傅月庵、焦元溥、林文義等人的作品,同時輯錄備受矚目的後起之秀如言叔夏、黃麗群、陳?青、楊富閔、李時雍、蔣亞妮、吳妮民、周紘立、楊隸亞等人的創作,這四十位不同世代、不同文化背景的作家,展現出豐厚的生命體驗與迥異的書寫風格,是104年度散文最炫目的驚嘆號。

  本年度的散文獎得主為言叔夏,入選作品是〈賣夢的人〉。言叔夏說:「臉書時代。無夢時代。用一張臉寫一本書的時代……也許它從來就不屬於我。是我借了一個名字用來說了一個故事做的一個夢。醒來以後,我就成為一個偷夢的人到遠方的馬康多賣夢以維生。」言叔夏宛如夜遊者沿途賣夢,以如夢似幻又像詩一般的文字,勾勒出如電影般曖昧恍惚的畫面,在這個晦暗無明的世界,發散出五彩斑斕的幻燈之光。

  書末附錄年度散文紀事,為全年的文學歷史留下詳細紀錄。

本書特色

  ★    104年度散文獎,由言叔夏作品〈賣夢的人〉獲得。

  ★    由知名散文家袁瓊瓊擔任主編,嚴選本年度文壇佳作,一本書就可讀遍全年度散文精品。

  ★    本書邀請今年金蝶獎金獎得主的霧室作封面設計,以文字拓印與暈染為設計主視覺,象徵文學裡包含各式想像與心情,透過字句感染讀者。

  備註:書封暈染效果為書封設計師『霧室』的設計之一,所有書籍效果皆相同喔!採以網版印刷,表現傳統印刷工法的手工製版經典質感。設計師受訪曾提到:「用實驗性的方式先擷取了不同文章中的片段,並嘗試了許多不同的組合,直到文字間產生出一種新的韻味後,便完成初步的短文。接著,在短文中安排『虛與實』,並透過拓印暈染的方式呈現出文字在心中渲染的力量。」
 

作者介紹

主編者簡介

袁瓊瓊


  一九五〇年出生於新竹市,原籍四川省眉山縣人。專業作家與電視編劇。早期曾以「朱陵」的筆名發表散文及新詩,更兼及童話故事。曾獲中外文學散文獎、聯合報小說獎、聯合報徵文散文首獎、時報文學獎首獎。著有散文《滄桑備忘錄》、《看》、《繾綣情書》、《孤單情書》、《紅塵心事》、《隨意》、《青春的天空》,小說《春水船》、《自己的天空》、《滄桑》、《或許,與愛無關》等多部作品,極短篇《袁瓊瓊極短篇》、《恐怖時代》等。
 

目錄

主編序  袁瓊瓊   
1    西西    我的玩具
2    楊婕    臭鞋
3    黃湯姆    聽聲音的人
4    姚秀山    紙足
5    童偉格    Morbidity‧玻璃屋‧草原‧五樓
6    陳泳翰    條通
7    包子逸    鴿子
8    盧羿樺    潛水練習
9    李達達    只有樹懂
10    林文騰    跳吧!夏天
11    曾昭榕    文字咒
12    楊富閔    後山蝴蝶洞
13    周芬伶    午後茶屋
14    林文義    複製
15    傅月庵    禁忌之書
16    王定國    一日花/是啊,是這樣啊/父親
17    張啟疆    車惑
18    簡媜    愛情是我在這世上唯一懂得的事情
19    蕭維翰    殘香如故的印色
20    顧野生    野火的青春 在路上
21    言叔夏    賣夢的人
22    牛油小生    迷詩的路
23    李時雍    方舟
24    楊隸亞    失戀家族
25    周紘立    童話版本學
26    林懷民    阿桃去旅行:追念讓雲門舞台呼吸的燈光設計家張贊桃
27    陳育萱    縮時日常
28    黃麗群    與世界單打獨鬥
29    焦元溥    照鏡子的下午
30    蔣亞妮    生活編輯凡例
31    吳妮民    黏/邪/謊
32    黃暐婷    綑綁
33    謝智威    我的蟻人父親
34    楊莉敏    世界是野獸的
35    黃岡    死亡是一朵苦楝花開
36    謝子凡    住院
37    廖梅璇    當我參加她外公的追思禮拜
38    陳栢青    拆開一本書的方法
39    譚立安    紅月之海
40    廖宣惠    樹鵲波波

附錄  一〇四年年度散文紀事  杜秀卿
 

《九歌一○四年散文選》編序

此時此地的我們


  去年年初,受邀編選年度散文選時,我以為是輕鬆的工作。

  我是重度網路使用者,電子報就訂閱了十來份,除此外,又常跑部落格和博客,收集了不少喜歡的,不時也要去看一看。

  每天要盯著網路看二到五小時,眼目前掠過的字數,潦草估算,最少也在三、四萬字。因為有那種「很快」看完「很多」字的自信,因此覺得編選年度散文不會太難,不過就是閱讀嘛!那還不簡單。
後來才知道,一點都不簡單。

  我平日的閱讀,偏重理論和知識性。這一類文章,文字簡潔明暢,很容易理解意義。實話說,一口氣看個十來萬字也不是難事,只要理解他說的什麼,完全可以一目十行。

  雖然幾份電子報上有文學性創作,我的閱讀方式頗任性,多半是看個兩三段,主要在辨認是不是「我的菜」,要是氣味不投,再是名家,也望望然去之。但是編散文選是另一回事。答應接手此事後,看東西開始變得戰戰競競,總覺得不仔細閱讀,說不定就會漏掉什麼精采作品。

  最初幾個月,真看得頭大,倒不是看到的文字水準太爛,而是,終於明白,我這十幾年來,其實已經很不「文藝」了。

  文學創作跟一般讀物,完全是兩回事,尤其是散文。小說多少有個脈絡,要說的東西是放在故事的框架裡,看到了故事,一篇作品好壞,雖不能說立判,多少可以見高下。但是散文;散文基本上不走這個路數。這不是說散文不能講故事。而是,散文雖然也容許敘事性寫法,但重點真不在起承轉合,不在說了什麼故事,而在文氣。

  文氣跟文筆很有關係,跟人品更有關係。散文,如果是好散文,跟作者的內在絕對是貼近的。寫小說的人,可以因應小說結構或敘事需要,變換自己的寫法,使用不同的文風。但是寫散文沒辦法,散文最容易體現作者的性格和質地。寫小說的時候他可以是別人,但是寫散文的時候,就只能是自己。

  曾經有學生問:「小說和散文的分別在哪裡?」對於想寫作的人,這似乎很是個問題。雖然我猜讀者在閱讀的時候,對自己在看的是小說還是散文並不在意。但是許多寫作新手,往往會把散文寫成小說,或者把小說寫成散文。這尤見於各大學的文學獎,許多作品分明便投錯文類。

  有個非常簡潔卻絕對不準確的答案是:「看字數」。那是過去(大約三十年前)的分類法。但是近代出現了千字以下的「微小說」,字數已經不能作為分類標準,更別提許多「散文」,其實滿長的,有些甚至長到一本書。例如齊邦媛教授的《巨流河》,如果要歸類,我個人認為是要劃分到「散文」的文類中的。而普魯斯特的《追憶逝水年華》(七大卷),雖然一般統稱為意識流「小說」,但是我始終覺得:這書更接近是散文。

  這兩種文體最明顯的區別,我個人看法是:小說,就算第一人稱的小說,作者要置身事外;而散文正相反,就算是敘說別人的故事,在書寫身外之事,身外之物,作者必定在其中。

  因此,散文比之小說,在寫作上,更講究鍊字。許多優秀的散文作者往往有自己的腔調,一般稱之為文筆。那是從個人性格出發的,不單只是學習或模仿可得。優異的作者,其腔調之明顯幾乎跟註冊商標一樣,例如余光中的文字節奏,吳魯芹那種娓娓道來的謙謙溫潤,周作人近乎枯悶的老實簡淨,梁實秋的彬彬有禮……不必看作者名,只要看一段話,就能辨認。

  散文,優秀的散文作者,必然鍊字,必然有自己的獨特腔調,因此,閱讀散文其實是一件需要學習的事。讀者必須要先習慣作者的「腔」,之後才看得下去,才能看出高低。

  我很多年不看這種既不明白也不曉暢的文字了。最初看時,十分吃力,進了迷宮似的跟著作者繞。感覺自己很缺乏文藝細胞,年輕時看這種拐來拐去的,滿載修辭之美的文字可是很習慣的啊。現在我得一字一句的看,放慢速度。這一年的閱讀,我好像重新開始認識文學,重新領略寫作者在字裡行間輕巧布放的小細節,重新去咀嚼作者一兩個字眼的有意錯位和異變,重新去感受文字之間的音樂性。有時候作者在寫的心事,極其微小,簡直平淡無奇,不值得述說;但是文字那樣富麗流蕩,使我與作者同流,跟他一起眷戀起他內在的情感起伏,並且經歷了他的心靈迷宮。

  最初對於散文選的編選方式,有個很美好的發想。想說要按「老中青」三代分類,把三種年齡層的作者並列在一塊,一來有傳承意義,二來可以看出不同年代寫作者文風的差異。

  這個想法沒有達成,主要原因是「老」一輩的,就是我這一代,出道在一九七五前後的作者,許多人幾乎不寫了。而有文章發表的,泰半是應酬之作,要不是悼念往生親友,要不就是給即將公演的某齣戲寫推廣文,或者是某某人要開展覽,給評一下(當然都是好評),再不就是「說明」自己最近在做的大事,開了講座或是被哪裡邀請去幹麼幹麼。

  作家有個好處,只要成名了,那就一輩子都能保有名聲。就算餘後三十年不動筆,就算一生只寫了一本書。和我一樣成名於六、七○年代的同輩,許多人進了文學史,但是年輕時的聲名不代表年紀大之後的才能,寫出這樣的東西出來,除了那點德高望重,幾乎什麼也不剩。我不明白為什麼還能夠占報紙或雜誌的版面。鑑於本人也年高德劭,社會要「敬老尊賢」對我有益無弊,所以我當然是絕對不會反對這種優良傳統,只是……只是……只是忍不住要聯想起那句什麼斯濫矣……

  應酬文字不是不能寫,情真意切的話,一樣是好文章。這次文選中選了林懷民的〈阿桃去旅行〉,悼念雲門的燈光設計師張贊桃。林懷民現在多數人只知他是舞蹈家,不知他是作家。但是我年輕的時候,他可是天才小說家。每一篇小說發表出來,大家(就是當時的文青啦)都要爭相傳頌,驚歎不已。這許多年來,林懷民發表的文字寥寥可數,但是氣韻,對文字的敏感度,完全沒有喪失,全都在。這證明了我的看法:散文是最貼近作者本身的,仍能夠寫這樣好的文章,顯示林懷民內在的創造力從未枯竭。

  創造力這玩意是一以貫之的,可以編舞可以繪畫可以做音樂,就可以寫作。而這一篇悼亡文,寫得如此明亮跳躍,不覺悲涼,反倒充斥蓬勃之感,可以感受到:不管藝術家的「人類」年齡多少,他內在絕對是青春和朝氣的。

  這次的「老」一代,除了林懷民,就只選了西西。西西以小說知名。她的小說像余秀華的詩,句句老實話,但內中卻有鋒利的,讓人不能不震顫的什麼。

  書中收的這篇〈我的玩具〉是她寫自己收藏的一些小玩意。文章刊載在二○一五年十月號的《印刻文學生活誌》。之所以要把雜誌期數寫出來,是因為雜誌上附有照片,可以對照西西的文字。

  〈我的玩具〉寫來簡單,全無雕琢,可看的不是那些玩具,是文字中的那個西西。西西早年寫作,沒有書房,她在廚房裡坐小凳子上,在腿上放一木板,彎了身子寫作。〈我的玩具〉中腔調真純,讓我聯想起她在廚房寫作的畫面。感覺西西從過去到現在,依舊是個老孩子,依舊保有天真的心。

  另外像簡媜、周芬伶、林文義、張啟疆、王定國、傅月庵,雖然有年紀,出道比我晚,被我歸類為「中」一代,俱各自保有本色,寶刀不見老。依舊是那句老話:散文是本色寫作,他們的文章之好,不在文筆,不在文思,而在文章中呈現的他們自己。從他們的文字中,我看到了他們內在依舊護存著的對於書寫的初愛與初心。

  簡媜的早年寫作,因為太出塵,被公認為不識人間煙火。但近年筆路轉變,雖談紅塵俗世,卻依舊保有一貫的超然與睿智。這篇〈愛情是我在這世上唯一懂得的事情〉,看似平平議述,卻暗藏機鋒。那點隱微的譏誚,仿彿一抹似有若無的笑意,十分高明。

  芬伶則始終保有某種激越,觀其文字而不受震動很難。她的優勢在那種不尋常的激情,讓人窺見在任何情境中她內在的衝突和掙扎。而這篇〈午後茶屋〉是難得的靜心之作,像山林間有風吹過。

  張啟疆的散文和小說一樣,結構性強。我認為他絕不是提筆便寫的那一類。他的文章看得出他在鍊字,斷字和節奏性上的功力。他的文筆獨特,極容易辨認。那種存心的停頓,當止而不止,不當止而止,感覺在寫作之時,他會「變身」,成為不一樣的人,使用著與日常不一樣的語言。

  林文義早年寫作,我歸類為「奶油小生」一派,異常甜膩香美,任何題材都能讓他寫成巧克力。他的書寫以氣韻見長,往往依依不捨旖旎無限,感覺他與世界在永恆的戀愛中。但是近年這種多情換改為些許蒼涼,對於世情,他依舊纏綿,但是轉為謹微恬淡,以及小小的憂慮和憂鬱。〈複製〉其實非常複雜,許多的意在言外。

  王定國「復出」之後,我就成為他的粉絲。他早年作品我沒看過,但是近年作品,每看每驚心,嗟嘆這人怎麼這樣會寫。王定國的書寫是最難達到的那種,是從血液和性情裡流出來的。你看不出他鍊字,看不出他的文風,看不出他的精心雕琢,他不過談尋常事,但是俱都娓娓有情。他是難得的,每一個字都好的作者。唯一能解釋者,只能說他的文字呈現的是其人內在靈魂,其厚重其輕盈,無論喜悲傷怒,皆出之於更為龐大的源頭。〈一日花〉只能窺其片面,不算是他最精采的文章,但是,王定國你要如何選呢?就像詢問天上的星星哪一顆最美,詢問太陽那一束光芒最亮。〈一日花〉中有王定國的全息影像,每個片段都包含了全部的他自己。

  傅月庵本質跟王定國一樣,也是「人比文章大」的作家,他的文章必定是餘事,可以寫可以不寫。故此,他的文字往往有種隨意的興致,非常老實,誠懇地跟你談一下他想說的話,不褒亦不貶,話沒講完也沒關係,講不到要害處也沒關係。甚至他有一種不大在乎你是否傾聽的風格。我個人感覺傅月庵的所有文字,基本上只面對自己。而許多人喜歡他。能夠這樣,我猜是所有人都明白他閒然自若所達到的高度,其實多麼不容易。〈禁忌之書〉亦只是傅月庵的碎片,從一粒沙可以看到整個天堂,是他本人的豐厚和誠直所流淌出的生命汁液。

  我非常榮幸可以把他們選入選集裡。

  四十名入選者,「老中」加起來不過五分之一,很明顯不成比例。所以最後取消「老中青」分類,用羅列的方式,讓大家排排站。序列亦無章法可循,就像各色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你吃到的那一顆會是什麼滋味」。

  我在閱讀時,最大的驚喜是新一代的寫作者。很抱歉我過去不曾注意。但是整整一整年的閱讀,我發現年輕一輩的寫者真是了得。多數作者是跨界寫作,不僅足踏兩條船,有時還三條四條,多數作者同時寫小說、寫詩、寫論述,甚至有人寫詞曲寫劇本。

  可能是拜部落格寫作之賜,這些年輕作者的文字極為老練,而且揮灑任意。不像我那一代,往往為某種目的而寫。這些作者似乎寫作單純地只為了PO文上網;至少在最初,尚未成名的階段,應該是這樣。因此,普遍有一種大膽恣意。他們在挖掘自身和家族底細上的「勇猛」,往往讓我替他們捏一把冷汗。散文根底上是面對自己的文字,他們幾乎是一起步,便已然攫取到散文寫作的內核,拿到了「聖杯」。比之我那一代寫作者,他們的起步要高很多。

  關於文學是否沒落,是幾乎永恆的爭議,每一代都有人討論,每一代都有人嗟嘆。但是,文學天生便是小眾產品,純文學尤是。如同一切的精緻藝術,陽春白雪是其宿命,一般人無法跨其門檻,但永遠有一群人,或許數量不大,但是有能力欣賞、熱愛,甚至成為創作者。

  這些數量還不少的優秀年輕寫者,讓我面對了選擇焦慮,很明顯,無法人人上榜。但是要如何決定誰上誰下呢?我最後使用的淘汰方式是畫定書寫範圍。

  新近剛看了清少納言的《枕草子》。清少納言是日本平安朝的女官,這本三百年前的作品,現在看來依舊有吸引力,很大一部分是她書寫的是當代事物。向來歷史和文學是被分開看待的。但是風土之書,例如《東京夢華錄》,寫得細膩的話,其實價值不比詩詞歌賦差。我向來嗜讀歷代的各種筆記。寫作基本上是造作藝術,有刻意的捨棄和保留,但是,當代人寫當代事,如果不帶戒心,往往便成為時代的切面。不可否認,這四十年來,人類面對的是巨變,年輕一代呱呱落地時的世界,不僅與上一代迥異,根本是異次元。我們必須學習、習慣,並且努力接受的觀念或行為,對年輕一代是某種DNA,胎裡就帶來。他們不需要矛盾掙扎就可以自如地使用和感受。

  我以是否有「時代感」,作為汰選原則。入選的這些作者,書寫的生活、心情,甚至感受,我看來都異常鮮銳,啊原來現在的年輕人想得這樣多這樣深。而且他們的世界普遍寬廣,許多書袋掉起來不費吹灰之力。看人情世事,使用的眼光也具有高度,絕非小鼻子小眼。我猜想網路使得這一世代人比之我輩,具有更龐雜和豐富多彩的「資料庫」,他們看外界的眼光是帶鋒芒的,跟網路一樣,任何事都必然與其他事連接。因此,陳?青可以從拆書掃描上看出整個世界的崩壞與荒謬,而黃岡寫出了死亡與美好的連結。黃湯姆從聲音出發寫自己,而牛油小生把余秀華的詩遍布在城市裡。童偉格的書寫異常神祕,你沒法說明他究竟在寫什麼,然而如此完整美好。感覺像是某段樂曲的斷章,無頭無尾,只聽到了一點點,卻有縈迴的魅力。

  我沒法一一列舉這些作者的迷人之處,篇幅所限。不過,幾乎每個人都具有成為「大家」的潛力,只要他們能夠持續寫作。他們的語言各自不同,沒有任何人與另一個人類似。我不知道他們是如何鍊出來的。在藝術上,擁有自己的獨特面貌幾乎是唯一標準,也是最難達到的。而這些文學下一代,我看到的只是,他們全是奇珍異草,用自己的方式在生長,幾乎看不出師承。他們好像跳過了學習和模仿的階段,一下地便自如地成為了自己。且不僅是選入的這些作者,還有沒被選入的其他人,我一樣看到了獨特和成熟。在文學的傳承之途上,看到下一代比我們更秀異,沒有比這更賞心悅目的風景了。

  散文寫法基本兩種,一種有規畫,一種沒有。有規畫的寫法好比設計庭園,有主題,有結構,繞著主題寫去,只要寫全了,差不到哪裡去。但是無規畫的寫法,就完全得靠才氣。這種寫法像漫山長野草,要長在哪裡,要生成怎樣,完全任意揮灑。這種文章,起筆時不知道那是什麼,落筆時不知道要寫什麼,就靠性之所致,一路迆邐行來,止於當止之處,然而意猶未盡。

  寫這種文章,跟考試一樣,得憑真本事。你得內在真正有些脫俗之處,你得在靈魂結構上根本就與眾不同,才能行若無事地寫出完美文章。

  〈賣夢的人〉就是這樣的文字。

  言叔夏作品很少,目前只出書一本。但是她耐讀,同樣的文字,在不同時候看來會出現新意。這篇〈賣夢的人〉我讀了好幾遍,每次看都覺得像第一次看。感覺適宜配著咖啡,在有些蒸騰煙氣的咖啡廳裡閱讀,周圍迴盪著音樂和人聲,戶外或許刷刷落著大雨,也或許不落雨。〈賣夢的人〉其實極安靜,近乎不動聲色,就像有人在你門口站了許久,不需搭理,但是無法忽視他在。那種郁郁的,其實並非芳香的氣味,具有凝結的不容忽視的效果,會將環境染色。你閱讀了,就置身在她的夢境裡。

  言叔夏文字極好,在未雕琢之處精心,在沛然之處幽靜。字字句句恰到好處。準確,又有新意。而這一切表達均行雲流水,有若天成。要研究她在寫什麼內容,提出了什麼觀點,傳達了什麼意味,均極無聊。就只觀看便好。

  這樣多一字便過滿,缺一字便不足的文章,就算言叔夏本人,也不多見。〈賣夢的人〉其實幽靜,然而渾然完整,曖曖內含光。不驚不擾,兀自幽香。這種力道,不在一時,而在久遠。

  這是我選言叔夏為年度散文得主的理由。

袁瓊瓊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4500505
  • 叢書系列:九歌文庫
  • 規格:平裝 / 368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得獎感言

好像有某段時期,這幾個字洪荒漂流般地鑲嵌在MSN的綠小人後面,變成一截短短的尾巴。我喜歡它四個字站得像成語般謹慎的樣子,很安靜地居住在網路紀元的某個時代,被時間的地層澱積成一張沒有五官的臉。賣夢的人。賣夢的人。不需為它寫些什麼,可終究還是寫了出來了。也許字詞都有它自己的命運要走?如同我的。在睡夢之際,那夢裡買來的詞彙早已模糊難辨,且佚失其意義。徒餘醒來後尚留在手心裡的乾燥的字殼,作為紀念的紀念。

言叔夏

會員評鑑 TOP

會員評鑑等級 ,共 2 位評分。

感謝您為本商品發表您的看法,這是專屬於博客來會員的發表園地。 看更多書評請前往 【讀者書評】專區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今天,你想讀些什麼呢?」讀些什麼,守護那脆弱而珍貴的──文學小說5折起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華文創作節
  • 采實全書系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