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因受白鹿颱風影響部分地區包裹配送,實際配達恐晚於出貨/取貨通知信。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交錯的場景(新版)

渡された場面

  • 定價:350
  • 優惠價:69242
  • 優惠期限:2019年09月12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上頁 下頁
 

內容簡介

推理教父、社會派大師松本清張,搏命鍛造文字,鑄為薄匙,刨刮這放蕩社會的爛膿皰瘡!

  一本文學雜誌,兩處場景,三條命案
  嫌疑人與警方的攻防對峙,讓所有荒謬與瘋狂,都在惡意交錯的曠野上,燃燎名為真相的滾動花火。

  這一次,讓死者說話。

  數度改編為影視作品、深刻震顫觀眾心弦

  四國縣警搜查一課課長在閱讀某本文藝雜誌的同人評論時,無意間注意到了其中引用的某部小說片段。那部由住在九州的下阪一夫所寫的小說,其中描寫的場景,竟和自己所負責偵辦的「未亡人強盜強姦殺人事件」被害者所居住地點十分相似。當他再次進行搜查時,意外發現這件案子與九州一名旅館女侍失蹤案有所牽連,而出乎意料的真相,也隨之浮上水面──一名立志成為東京文壇頂尖作家的青年,他的抄襲之作成為解決整起案件的關鍵!

本書特色

  新雨出版社松本清張系列珍藏改版計畫,偵探書屋店長譚端專文導讀

名人推薦

  譚端、林景淵、法蘭酥、張渝歌、游善鈞 專文導讀推薦

  松本清張的作品成功地描繪了人性的陰暗面……他向來不滿足於傳統推理小說的解謎與詭計,在作品中加入了社會寫實內容、人的欲念以及犯罪動機分析,從而開創了日本社會派推理小說之先河。──《環球時報》

  觀察社會脈動,將自身見解鎔鑄於創作上,有著工匠般苦其心智的鑽研精神──這,就是松本清張的大師風範。──作家 寵物先生

  在他筆下,反映的不只是謎團的破解過程,包藏犯罪心機的眾生相,同樣歷歷在目地令人難以忘懷。──作家 既晴

  猶如社會縮影的寫實故事、栩栩如生的人物、豐沛的情感,在具有娛樂價值的大眾文學作品中蘊藏了深沉的社會涵義,讓讀者除了推理故事中的案情外,也進一步思考自己生活於其中的現實社會。──推理小說評論金鑰獎得主 法蘭酥

  清張並沒有在成名之後就與社會脫節,而是敏銳地與大眾保持緊密的聯繫與互動,「國民作家」之稱絕非浪得虛名。──作家 張渝歌

  當「小說」變成證詞,與命案相互交錯,能織就出什麼樣驚人的犯罪事實?松本清張總是能輕易勾起我們對那個時代的想像,帶我們抵達未曾到訪的地方、經歷未曾真正身處之物事,是一部人文和推理巧妙平衡的作品。──作家 游善鈞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松本清張(1909──1992)


  出生於日本小倉市。童年家貧,於尋常高等小學(學制為四年,接近小學五年級至中學二年級)畢業後,因經濟因素而無法繼續求學,便進入電氣公司、印刷廠工作,開始接觸社會。與此同時,他因緣際會地接觸到夏目漱石、森鷗外、芥川龍之介、菊池寬等文學名家的作品,大受觸動,決定投入小說創作。

  一九二九年,松本清張向文學同好借閱了《文藝戰線》、《戰旗》等左派文學雜誌,遭到檢舉,被小倉警局拘留偵訊了十幾天,並在非自願的情況下,遭警察搜索住家──這段受國家公權力騷擾的不快經驗,成為日後松本清張筆下的重要素材,也奠定了他關心社會、取材於社會、反映社會現實的作品基調。日後,他進入朝日新聞西部總社,四十一歲時,以《西鄉紙幣》獲得直木賞的提名;一九五三年,又以《某〈小倉日記〉傳》榮獲芥川賞;一九五七年,奪下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一九五八年,《點與線》一書發表,為推理小說界注入了所謂「社會派」的新風,「松本清張」這個名字,從此成為「社會派推理」的金字招牌,開創了日本推理小說的另一條道路。

  松本清張畢生致力於寫作,極盡所能地將自己的心魂融於作品之中,而他作品的題材與背景也包羅萬象,橫跨古代到現代,範圍極其廣泛,無所不包。自四十歲起執筆,直至八十二歲逝世為止,作品不只等身,《波之塔》、《空之城》、《黑色福音》、《交錯的場景》等膾炙人口的小說,屢次被改編成影視作品,至今,「松本清張」仍是書迷心中的社會派推理大師,屹立不搖。

譯者簡介

梁容


  國立師範大學教師,從事日語教學及研究工作。曾於多家大型日商企業擔任翻譯。
 

目錄

導 讀 畫破黑霧的筆鋒─松本清張/譚端
推 薦 松本清張が大好き!/張渝歌
推 薦 不斷燃燒的松本清張熱─永遠的魅力與撼動/法蘭酥
交錯的場景

推 薦 閱讀松本清張/林景淵
 

系列總導讀

劃破黑霧的筆鋒─松本清張


  排版印刷室充滿著油墨味,那是一種陳腐、悶鼻的味道。許多撿字工人、排版工人,雙手、圍兜上都是油墨,他們動作熟練,從一個個檜木做的,已經被油墨染成黑鴉鴉木頭格子裡快速辨認各種大小不同的字,一個接著一個快速挑出來,疊放在另一個平放的框框裡組成一篇篇文章。他們沒有人說話,時間很趕,動作敏捷,面無表情地持續做著這個沉悶、無趣、機械式的動作。 在排版室裡,有一位四十歲的資深員工,名叫松本清張,他從撿字工作幹起,通過多年的考驗,現在已經是位可靠的排版美編兼廣告業務,白天他偶爾還要出去拉廣告,賺點傭金。

  松本清張好不容易找到這份工作,這份穩定的收入對他養家活口太重要了,他認份盡職的在排版室,一待多年,安份守己,就如同多年前他賣掃把時一樣,兢兢業業。只是在這樣傭碌的排版室,沒人會注意這個中年人的世故老成,也不會有人注意到這個下層社會的人,有一雙比一般人更為犀利的眼神。

  一九五二年的某一天,在日本以挖掘純文學新人著名的芥川賞獲獎名單上,赫然出現松本清張的名字。當編輯部的編輯記者們知道,這位松本清張就是在他們樓底下排版室工作的傢伙時,大家驚呆了。但真的就是樓下那個傢伙。

  得獎後數年,就在大家幾乎要把松本清張四個字忘記時,他突然背著一種很奇怪的小說文體再現文壇,驚人的是他的寫作像小說工廠一樣頻頻在各種雜誌上連載,一年出版好幾部小說,從印刷廠送上書店,一上架就銷售完畢,再上架又銷完。他的寫作像火山爆發一樣,熱岩漿不免燙傷了一些人,社會震撼。

  在昭和前期,軍閥控制日本,社會氣氛肅穆,大家有話不敢講,有權有勢的人為非做歹老百姓不敢批評,不敢講良心話。

  一九四五年日本戰敗,美軍的促進下,推動了日本政治、經濟、軍事、社會的各種改革。

  戰後的世界對日本平民是天翻地覆的變化:日本新憲法保障國民基本的人權,美軍下令讓那些軍國主義思想的人從言論陣地的位置下台,給予社會更多的言論自由。 美軍還破除了原來的金權結構,解散舊財閥,進行土地改革,解散國家主義團體,恢復工會,恢復政黨活動自由,設立勞動法,保障工人,一夕之間好像人人都有更公平的機會了。舊秩序崩塌,新秩序在混亂中逐漸成形,但原來舊權勢的人物只是不在台面上,他們下了台,仍然佔據社會的金字塔頂端,與國家機器的運作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處在這種時代變局下的松本清張,獲得全新的機會。他蟄伏四年後,找到一種新的語言新的題材來表達他對社會的看法……幾乎是每年最少一到二部的速度在創作,他為各家報紙、雜誌所寫的稿也不盡其數,他像這個時期的其他作家一樣,是把當下社會的矛盾關係拉進小說裡,反映其扭曲邪惡的關係,藉而批評社會的不公不義。在松本清張描述中,社會上的邪惡,大多是有權有勢的人心生歹念,不仁不義;或者向社會更高階梯上攀爬的人為求成功不惜為惡,但罪魁禍首是社會制度,是社會制度喚醒了人們沉睡中的惡念,孕育了人間的不幸。

  二戰結束後,許多日本作家投身反省日本社會的文學創作活動。後來得到諾貝爾文學獎,與他們同時代的純文學作家大江健三郞這樣描述戰後作家群:

  「在近代日本文學的歷史中,最富赤忱和使命感的就是那群戰後作家,他們在戰爭一結束後就立刻嶄露頭角,雖然背負戰敗的創傷但仍渴望新生。他們力圖為日本軍隊在其他亞洲國家所犯下的殘忍暴行贖罪,並努力消弭日本與西方國家間,甚是與非洲、拉丁美洲間的鴻溝。他們認為只有這麼做才能謙卑地與其他國家和解。而堅守這些作家們流傳下來的傳統文學精神,是我寫作生涯裡不戀的志向。」

  大學念到二年級就被戰爭中斷學業的山崎豐子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她說:「身為作家,我若失去勇氣不寫出應該寫的故事,那麼就等於我已死去。」她寫下對映大學醫學問題的《白色巨塔》、反映了金融問題的《華麗一族》,後來為了掙脫戰爭陰影追尋靈魂自由,又寫了三部曲:講述流放西伯利亞日本戰俘的《不毛地帶》、講述日裔美國人的《兩個祖國》、以及講述東北日本遺留兒的《大地之子》。對她來說這都是不能不說的作家使命。

  山崎豐子寫了司馬遼太郎不敢觸碰的時期。司馬遼太郎關注的是幕府末期和明治維新,新舊時代交替,在新潮與守舊觀念強烈碰撞下人物的掙扎與抉擇。他感受到明治維新之後日本人的欣興氣象,但他走到了日俄戰爭,就走不下去了。在一八九四年日本打敗中國成為「第二流的文明國」,一九○四年打敗了哥蕯克騎兵和俄羅斯艦隊成為「第一流的文明國」,之後日本走上了一條不歸路。司馬遼太郎著迷日俄戰爭之前的明治維新時代給日本帶來的新氣象。

  不同於司馬史觀,松本清張的世界觀、和歷史觀,審美趣味是另一種樣貌。他讓日本讀者讀到的故事,不總是那樣令人愉悅、充滿積極向上的氣質。也不特別覺得明治時代好,昭和時代壞。相反的,由於松本清張幾乎打從一生下來,就處於為生存而戰的境況下,統治者和努力向社會階層更高處爬的人並不總是那麼美好,競爭讓每個人都可能在一個壞的時代壞的制度下成為陰暗的壞蛋。松本清張進了新聞界,但不能如願當記者,因此他的許多小說具有調查報導的氣質,好像他在對記者生涯遺憾的一償宿願。在壞傢伙們裡,他揭露醫院高層的惡行,在《日本之黑霧》中,他又像調查記者一樣揭發駐日盟軍總部掩蓋事件的方式。

  山崎豐子說,筆是作家的配劍。松本清張用這枝筆當作武器去挑戰國家與社會的謊言。以前他不能以記者的身份秉春秋之筆去揭露時弊。現在松本清張成了小說家,發現自己小說家的筆更強大。小說家可以隱身在虛構的背後去挑戰和顛覆真實。小說可以說是用許多真實建立的謊言,但這個謊言可能影射真實,而且比不完整的真相更有力道。作家生涯他一路秉持這個信念寫下去,陸陸續續寫七百五十多本著作,署名文章九百八十篇,加上推薦序則破千篇,稿紙用去十二萬張,他把手都寫受傷了。據聞到最後十年,他的創作甚至是口述讓人抄錄(國學大師錢穆也是如此)。他寫當代社會,寫非小說類的紀實文學、寫報導文學、對昭和史的挖掘也有超過小說家的水平。

  他用一枝筆追尋真相的興趣漫延到歷史領域。不同於司馬遼太郎專注在幕末和明治時期,松本清張對大正末到昭和十一年以及古代史的歷史挖掘投入相當的心力。文春文庫二○○五年出版了他昭和史挖掘的著作多達九卷,其中包括了陸軍機密費問題、滿洲事變、陸軍士官學校事件、和最重要的少壯派軍官向特權階級發起軍事政變的二二六事件,這些都是昭和前期一般民眾無法知道的國家密秘。除了昭和史外,他還以業餘史家的身份對日本古代史進行研究,使日本皇室的身世遭到質疑。天皇與日本社會的血統聯繫是明治以來,日本建構國族神化,征韓、抗俄,戰爭動員的重要倫理。松本清張意圖從根本上顛覆這個國家機器的運作邏輯,可見其視野、雄心、與膽識。松本的史觀是一種日本平民史觀,他用三十多的寫作生涯,展現了平民去建構歷史挖掘真相的勇氣,對抗可疑的國家建構的歷史。這過程當中,人們可以見到他的一股怨氣,對特權、對貧困、對充斥虛假人格的上流社會的韃伐。

  從更大的視野來看松本清張,推理小說不過是他建構歷史的一種方法,是他一生追求平民視角的公理和真相的一種工具。他太過龐大,以推理小說定位他可能是出版社和他之間的一種商業考量,正如同今日我們定位某某人為青春玉女或是豪放女一樣,是為了銷售。而松本清張本身並不反對商業手法,相反的他熟諳商業邏輯,不要忘了,他的前半生都在商業世界中打滾掙扎,在追求正義與真相的另一面,他沒有侷限造作的文人氣。他的寫作兼顧了為求生存的原始根性,就像平凡的日本民眾那樣充滿驚人的勤奮勞作。

  有人就問,為什麼一個平凡的人可以寫出這麼多的不同知識和題材的文章?松本清張可能是以寫作團隊形式出版的創始人吧。據一位當年出版社的編輯回憶,松本清張的寫作不全是孤獨的創作,他會與編輯討論適合市場的題材,甚至到內容的蒐集,都有專業知識者的合作,提供編輯資源和協助,可以說是一個完全產業式的俱有工廠生產力的創作方式。這種生產模式也見到了作用: 松本清張的寫作甚至帶動了娛樂產業,大眾媒體的市場,他的作品不斷被改編成電視、電影、戲劇。直到今天,松本清張逝世二十多年,每一年都還有他的作品持續被改編。這個作家的許多面都超越我們的想像。

◎譚端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2271933
  • 叢書系列:松本清張作品選
  • 規格:平裝 / 336頁 / 25k正 / 14.8 x 21 x 1.68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交錯的場景



坊城小鎮位於佐賀縣唐津市以西大約三十公里處一座不大的半島上,是一座面朝玄界灘的漁港小城。來來往往的漁船在一岐、對馬島附近的海面上穿梭,有的甚至深入到了黃海海域。

古老的碼頭總是離不開花街柳巷。坊城也不例外,自古就因燈紅酒綠的煙花巷而非常出名。小城環繞著海灣而建,海面上有往返於東西兩岸的渡船。妓院區坐落在海灣的西側,每到早上,妓院老闆就用小船將離開的嫖客們擺渡到對岸,妓女們則靠在二樓欄杆上,與嫖客們遠遠的揮手道別。清晨時分,海面上濃霧瀰漫,妓女們的身影連同妓院很快便消失在大霧中,但在船上往往還能聽到她們嬌滴滴的聲音。

如今再也看不到這樣的情景了。花街柳巷被拆除,原來的妓院或改造為公寓,或改造為旅館,部分一樓裝修成酒吧。不過,當地還依稀保留著往日煙花巷的輪廓。高高的屋簷上掛著旅館或酒吧的招牌,夜幕降臨時,霓虹閃爍,燈光蕩漾在漆黑的海面上。

到坊城小鎮來的外地遊客其實不少,尤其是春天到秋天這段時間最多。夏天,遊客們多到附近的海灘來游泳、曬日光浴;春天和秋天則來這裡釣魚和泛舟。這裡的魚味道鮮美,遠近馳名,專門來吃魚的團體遊客也絡繹不絕。旅館大都有自己的魚池,一大早向出海歸來的漁船買回活蹦亂跳的鮮魚,再放進魚池慢慢養著,等待著食客們的到來。

在海灣東側的街道上,這樣的旅館一家挨著一家。沿岸的街道上,隨處可見橫放著的漁船纜繩和卸貨的起重機。滿街都是販賣漁具和柴油的店鋪,其中夾雜著小小的和式餐館。大街上處處飄散著海水的腥味和柴油的臭味。

外地來的遊客幾乎不會入住西側的旅館。畢竟曾經是妓院區,多少讓人有點忌諱。旅客們遊玩後便坐大舢舨船連夜離去,船頭碾碎映在漆黑海面上的紅色燈光,在波光蕩漾中緩緩離開。就算無意間住進這樣的旅館,也不會有妓女倚靠著二樓欄杆來送別。遊客們每當聽了那些情深意長、依依惜別的故事之後,總是相當羨慕。

千鳥旅館位於東側岸邊,正對著西岸那條古老的煙花巷,對面的房屋清晰可見。千鳥旅館是一棟四層樓的西式樓房,算得上是這個小鎮上最大的旅館。玄關處設有飯店式的櫃台,負責接待的是打了領結的男服務生,櫃台旁是大廳。二樓設有大大小小的宴會廳,三、四樓是客房。客房全都是日式房間,女服務生也全都穿和服。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日劇【闇之伴走者】原著小說,長崎尚志推理首作《闇之伴走者:漫畫編輯的推理事件簿》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週年慶
  • 共和國全書系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