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文學季
龍臥亭殺人事件(下)

龍臥亭殺人事件(下)

內容連載 頁數 1/7
第六章

之後,龍臥亭、貝繁村,還有警官們,全都陷入了一片混亂之中,情況非常嚴重。

首先是三位警官,不知道是不是得了憂鬱症,全都變得像是啞巴一樣,看到我們也沒有笑臉,只會朝我們點點頭,即使我們主動和他們說話,也頂多點頭或搖頭相應。村人們呢,在此之前還偶爾會和龍臥亭的犬坊家往來,但現在則完全不靠近此地一步,即使是對我們這種住宿的客人,也一樣避之唯恐不及,如果在路上看見我們,村人就會在遠處繞道而行避開。在我去郵局付郵資的路上,就碰到了這樣的情形,好像我得了會傳染的不治之症一樣。受到這樣的待遇,讓我覺得很不舒服,在我第一次碰到這種情形時,感受尤其深刻。

還有一件事應該要大書特書一番,就是我好像又看見上次那個亡靈,只是這次,我不是直接看到他,而是在犬坊菊子被殺的那間『四分板之間』的蘆葦草簾門中,看見了模模糊糊的人影,還有像是插在頭上的手電筒燈光,左右搖晃著。光一下子就熄滅了,就我所觀察到的,並沒有人從『四分板之間』走到走廊上。第二天吃早餐時,我也問過其他人,但是前一晚並沒有人進入『四分板之間』做一些奇怪的事。這麼一來,應該就是亡靈了吧!

留金八十次的屍體被發現的兩天後,大家決定要為留金八十次、犬坊菊子和倉田惠理子舉行聯合葬禮。聽說,菱川幸子的遺體由她的父母、兄弟到貝繁警署領回,開車載回京都的家,當時菱川家的人並沒有來龍臥亭打聲招呼。小野寺錐玉已經在津山辦完葬禮,中丸晴美則在貝繁的家中舉行葬禮(在沒有遺體的情況下)。犬坊夫婦雖然有參加中丸小姐的葬禮,但好像備受冷落,這告訴我們,因為這次的事件,犬坊家的處境已經如坐針氈。

因為這樣的情況,犬坊菊子的葬禮也沒有在龍臥亭盛大舉辦,應該是擔心村子裡沒有半個人會來弔唁吧!而留金的親兄弟也都過世了,沒有人會來參加他的葬禮,所以決定乾脆在村子外的火葬場將三人一起埋葬,葬禮的費用也全部由犬坊家負擔。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