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文學季
內容連載 頁數 1/6
第一章 槍客
1
黑衣人橫越荒漠而逃,槍客緊追在後。

那片荒漠堪稱荒漠之雄,一望無際,往四面八方延伸而去,與天際抗衡。放眼望去,盡是一片刺目的白亮,滴水不見,景色單調,只在遠方地平線的盡頭隱約繪著朦朧的山影,此外就是鬼草,帶來美夢、惡夢、死亡的鬼草。曾有條公路穿過這片鹽鹼大地,上頭駛過無數車馬,如今空餘墓碑一般的路標,標誌著往日的繁華。然而,物換星移,世界前進了,世界空了。

一陣暈眩向槍客襲來,他感到一種扭曲的錯覺,彷彿整個世界如蜉蝣朝生暮死,一眼即可看破。但是這種錯覺已經退去,地球轉著,踩著地殼的他也不停走著。他麻木的走過幾哩路,不疾不徐,盛水的皮囊掛在腰間,像條燻製的臘腸。水還是滿的。他修練『刻符』多年,大略已練到第五層,要是他能練成聖人『曼寧』,也許根本不會覺得渴。他可以冷靜的看著自己的身體脫水,就像在觀察科學實驗一般,只憑理智在必要時潤一潤乾裂的皮膚,以及內心黝黑的空洞。只可惜他不是曼寧,也不是耶穌的追隨者,更不覺得自己有何神聖之處。換言之,他只是個普普通通的浪人,口渴的感覺再真切不過,但即使如此,他並不特別想喝水。不知為何,這一切讓他感到喜悅。入境隨俗,這是個乾渴的國度,而在他漫長的一生中,別的不會,適應環境可是最擅長的。

水袋底下是一對手槍,加過鐵片的,重量正好稱他的手。這對槍是父親傳下來的,父親沒他那麼高大。兩條皮帶在胯上交叉。槍套上了大量的油,即使烈日如斯,依然不乾不裂,槍柄是檀木做的,顏色泛黃,木紋細緻。生皮索把皮套鬆鬆的繫在大腿兩側,步行時微微晃動,磨白(也磨薄)了藍色的牛仔褲,磨出的兩個弧形乍看彷彿是兩朵微笑。黃銅彈匣掛在槍帶上,在烈日下閃閃發光。彈藥數愈來愈少,皮帶發出若有似無的窸窣聲。

他的衣衫經過雨打風吹,早已看不出顏色;他敞著領口,一條生皮索穿過手鑽的鈕釦孔,鬆鬆的垂著。他的帽子早已不見,帶在身邊的號角也失了蹤影。那支號角已不見了好些年,一個友人臨死前手一鬆,他就接了過來。他失去了朋友,也失去了號角。

他登上一座平緩的沙丘(名為沙丘,實則無沙;這座荒漠是堅硬的鹽鹼大地,即使是入夜後的狂風,也只能吹起去污粉般的惱人粉塵),望見一小堆踢散的營火餘燼,餘燼位在背風處,太陽最早下山的一側。這種小跡象再次證明黑衣人也不過是個普通人,槍客總因此感到愉快不已。他的雙唇在飽經日曬而皸裂的臉上扯出一抹微笑,那笑容可怖又痛苦。他蹲了下來。
6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