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巫言

巫言

  • 作者:朱天文
  • 出版日期:2008/02/05
內容連載 頁數 1/6
巫看

你知道菩薩為什麼低眉?是這樣的,我曾經遇見一位不結伴的旅行者。

我自己也是不結伴的旅行者。我們給雙層巴士載到旅館,一棟鈦銀色調疑似未來城的聳塊建築,入口窄窄,櫃檯亦狹,而明亮如冷鋼,仰頭見電扶梯升入空中,豁然拉開,好闊綽的大廳大頂,通往更高的去處。

我們在櫃檯前等分配房間,等得不算長,可也不算短,長短恰足以把酷感未來城消解為一席難民收容所,大家紛紛開始上廁所,吃東西,或蹲或坐,行李潰散。配完鑰匙後篩出來兩個奇數,我,和站在那裡的、帽子小姐,於是我們同住一房。 迅疾間我們互相望過,眼光擦邊而去,但已準確無誤的交換了彼此的信息:「別,別打招呼,別問我姓名,千萬別!我是來放鬆,當白癡,當野獸的。請你把我看做一張椅子,一盞檯燈,一支抽屜,或隨便一顆什麼東西,總之不要是個人。因為我是肯定不會跟你有半句人語的。」

我們這個歌劇魅影團,三天兩夜的長週末,五星級飯店,加上戲票,不到兩萬元「犒賞自己一下吧──到香港看戲」,所以我悄悄搭團來了。

為什麼是悄悄呢?唉我很怕被笑※(造字:口+也)。

笑我的人挺多。先是那夥比我小十歲,出校門工作了數年薪水三萬元上下的女孩們,紅酒族。她們節衣縮食,練就得一口紅酒經。其實她們喝紅酒的歷史老早在酒商炒作之前,為了酒裡面的丹寧酸說是健身,瀝脂,喝起來的,當時她們更喝別的酒。又其實,喝酒是餘事,酒杯,才是主題。她們嚴格區分白蘭地酒杯,葡萄酒杯,香檳杯之間的差異。雪莉杯喝葡萄酒,利口杯喝利口酒,狹長的卡林杯喝發泡性葡萄酒或配方中含碳酸的雞尾酒。還有岩石杯,平底杯,酸酒杯。我一向小心翼翼,卻在那場理惠家的慶生會裡,由於無法坐視眾人將生日禮物好美麗的包裝胡拆亂撕並任其踐踏,便跟搶救古蹟般收疊著紙盒絲帶紗箔蝴蝶結而給弄得神志荒迷時,竟把MEDOC倒進預備喝ABSOLUT調萊姆汁抹鹽的岩石杯,喝了一口!一九九○年MEDOC,壽星送給自己的禮物,慷慨奉獻給酒黨。

完了,觸犯祕儀禁忌,大禍要臨頭。我感到四周凝結的眼光,震驚,譴責,與哀悼的,我已經出局了。

怨恨她們嗎?不。她們跟古代以來那些千奇百怪或隱密或公開、繁文縟節得滿爆笑的男性友誼俱樂部有何不同?她們不過是遲至今天才手上也有了一些可以自由支配的錢。她們是如此辛苦經營以區隔出,唉每個人都辛苦極了的在用各種小把戲區隔出自己,與眾不同。
6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