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文學季
無間任務

無間任務

Persuader

  • 作者:李查德
  • 出版日期:2009/06/08
內容連載 頁數 1/5
警員在中槍前四分鐘下了車,那動作看起來就像知道自己將遭到不測。他推開沉重的車門,在磨損的座椅上緩緩轉身,兩腳同時著地,接著雙手抓住門框,把自己拉出車外,先在清澈冷冽的空氣中站了片刻,再回頭把車門一推關上,然後又靜靜站了一會兒,才走到車頭邊,靠在車上。

他開的車是雪佛蘭,出廠七年,黑色,車身無警方標誌,不過配備了三支無線電天線及純鉻黃色輪圈。大部分警察會說這是有史以來最棒的警用車輛,而這位警員似乎也完全贊同。他看起來像位能調度任何車輛使用的資深便衣警探,但心裡還是最喜歡這部老雪佛蘭,對新型的福特毫無興趣。我看得出他身上有股老派頑固性格。他穿著某種厚羊毛織的深素色衣服,體型看起來大而笨重。他長得很高,但是有些駝背,畢竟他是個老人。他沿著馬路望向北方,再望向南方,又伸長粗脖子回頭看了一下大學校門。

他跟我之間距離三十碼。

大學校門只是個象徵性設置:兩根磚柱矗於人行道後方一大片草皮上,柱子之間是高高的雙扇柵門,柵欄以鐵製成,彎曲扭轉成花俏的圖案。柵門黑得發亮,彷彿剛重新漆過,也許學校每年冬天都會漆一次吧。這道門完全沒有防護作用,任何人只要把車開到草皮上就能繞進校園。而且,門本來就敞開著。校門後方連著一條車道,在離兩旁磚柱八呎處各有一根與膝齊高的鐵桿,兩扇柵門就栓在鐵桿上。

車道約一百碼長,通往好幾棟緊鄰的陳年磚造建築,陡峭的屋頂覆滿青苔,高聳的樹木突出其間。車道兩側種滿了樹,人行道旁也是。到處都是。細小捲曲的枝葉正準備萌發,露出了鮮綠色。從現在起的六個月期間,這些枝葉會開始茁壯,然後綻放出一大片紅色與金黃色,到時此地也將擠滿攝影師,為校刊拍攝美麗的照片。

一輛小貨車停在對街,緊靠人行道,距離那名警員與校門二十碼。它的車頭面向我,離我五十碼。這輛車看來與周遭景色很不搭軋,紅色車身褪得厲害,車頭有個暗黑色大型防撞桿,看起來曾撞彎過幾次又被拉直。車上有兩個男人,年輕、金髮、輪廓鮮明。他們一動不動靜靜坐著,眼神凝視前方,但並未特地盯著什麼東西看,不是在看那位警員,也不是在看我。

我的位置在他們南方,將一輛普通的褐色廂型車停在一家唱片行外。這種唱片行是大學校門附近常見的店,會在人行道上擺出好幾排二手CD,然後在櫥窗裡張貼海報,替人們從沒聽過的樂團打廣告。廂型車後車門開著,裡面有好幾個箱子。我手上拿著一疊資料。由於現在是寒冷的四月早晨,所以我穿了件大衣,另外由於箱子拆開處有外露的騎馬釘,所以我戴著手套。我帶著一把槍,這是習慣。槍就插在背後腰際,外頭有大衣遮著。這是把柯特「巨蟒」大型左輪手槍,裝配點四四口徑麥格儂子彈,長十三點五吋,重約四磅,算不上我最喜歡的武器,因為它太硬,而且笨重、冰冷,帶在身上又不舒服。

我站在人行道中央,目光從手裡那疊文件往上移,接著聽見遠處小貨車引擎的發動聲。車子哪裡也沒去,只是待在原地,排出的白煙在後輪邊飄盪。空氣十分冰冷,現在時間還早,街上空無一人。我走到我的廂型車後,從唱片行望向大學建築,看見有輛黑色林肯轎車停在其中一棟的前方,車旁站著兩個人。雖然我和他們有一百碼距離,但還是看得出他們不像普通的轎車司機。一輛車不會有兩個司機,而且一般司機不像他們那麼年輕且體型龐大,一舉一動都充滿警戒與慎重。那樣子一看就是保鑣。
5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