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原著小說展
三千年的密室

三千年的密室

  • 作者:柄刀一
  • 出版日期:2010/03/01
內容連載 頁數 1/5
永久屍體
一九九七年,九月──
室溫設定為十六度的施術室中央,我們的檢體躺在解剖台上。這具遺體在光線充足的雪白室內,綻放著異彩,乾燥的身上呈現著各種不同色調的褐色。這是來自遙遠過去的訪客。

在長野縣內中部山岳地帶所發現的洞窟中,被人發現他趴伏在地,由於低溫和乾燥的環境,使他成為一具細瘦的木乃伊,僵硬的遺體維持著發現當時的姿勢,不過現在則呈現仰躺姿勢被置於台上。右腳略微彎曲,舉至肩頭的左手手指則展開著。那筋脈浮現、朝向空中抓伸的手指,似乎無言地訴說著對安寧的祈求,而這願望幾千年來並未隨之被埋葬。

另外,這具遺體沒有右手。整隻手臂齊肩被砍斷,看似死後才被切除的,但現在還沒找到這隻被砍下的右手。遺體身穿獸皮製作的長襬貫頭衣飚,並以相同素材的纏腳布纏至小腿。原本還穿著原始時代的鞋,但已經被脫下了。

「好,弓岡、太田,我們開始吧。」
殿村室長的聲音透露著難以掩飾的罕見沉重感。大部分時候她總是悠然自在、不為所動,哪怕是正在搬運一個要價高達百萬日圓的精巧複製土器,或者是測量論文使用的形態面長飮指數,一向直呼我為真理子的她,現在竟然用姓氏稱呼我。可能是現場的緊張感讓人忍不住拉開了距離,再加上嚴肅的心情所致吧。畢竟這是一場歷史性的解剖,旁邊有兩台攝影機器和多位專家的眼睛隨侍關注著。

我附和了一聲,配合室長的呼吸遞出剪刀。太田為了抓住貫頭衣屈著身子,這時攝影隊繞到解剖台的另一邊。
我站在遺體右側,再次仔細端詳這具堪稱學術上稀有珍品的男性遺體。粗糙皮革般的皮膚層和乾燥的肌肉顯得相當緊繃,四肢彷彿隨時會折斷,還有他的臉……

半張的嘴上,嘴唇以有點被拉緊的感覺往外翻開,露出了上下排牙齒。閉著的雙眼中,左邊眼瞼稍微有點膨脹,剛開始看到時讓我吃了一驚,因為他眼眶中竟然還保存著些微眼球。聽說有種技術可以讓眼球復原到一定程度,但依照目前的狀況看來,即使如此大費周章,也派不上什麼用場,因此不打算採用那個方法。

他身上還留有頭髮和鬍子,從左臉到側頭部的部分,被埋在洞窟的冰雪中。沉睡了漫長時間的遺體,表面相當脆弱,如果是天然木乃伊,外露的體毛多半會連同皮膚一起剝落。當我們發現他留有相當大量的毛髮,便非常慎重地進行搬運,但仍然有不少體毛脫落。

另外,在他臉頰上有明顯的刺青。從雙眼下方開始,由窄漸寬,可以看到兩條一組的藍黑線條。以往在比較民族學的研究和土偶圖案等等資料上,曾經推測過繩文時代的人可能會在身體上刺青,而這個長年以來的問題,現在則有了明確的答案擺在我們眼前。我想不至於會有哪位乖僻的學者會反駁說,「這具遺體只是特例,用以代表整體繩文人還言之過早吧!」

光是毛髮部分,就能發現許多有趣的事實。調查過毛髮前端和毛囊狀態後,一定能知道繩文人是如何修剪毛髮,或者如何保養等等,這麼一來就可以描繪出日常生活的樣貌。如果一一舉出每種有趣的層面或研究項目,那肯定沒完沒了。躺在這裡的他,雖然是被埋藏在歷史洪流中的可憐死者,但他全身上下都是考古學上貴重的物證,這也是不爭的事實。

沒錯,他是三千年前的繩文人。
繩文時代的木乃伊……

這對日本的考古學者來說,簡直是作夢也想不到的珍貴禮物。這劃時代的發現就發生在五天前──八月三十一日,毛髮和衣物的植物纖維,以及同時被發現的石器等,被送到多所研究機構,利用放射性碳定年法測量,結果導出年代平均值為三千加減五十年,抱著高度興趣關注此事的相關人士,亢奮心情瞬間爆發。當然,我也是其中之一。
5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