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植物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4
前言
這是你想要的世界嗎?

我希望不是。我希望你會想生活在一個更美好的世界。在那個世界,更多人的生活能更加豐盈,更少人的生命會因為貧困而耗損;在那個世界,人人都從事有意義的工作,能促進社會幸福,具有高生產力;不再有那麼多嬰兒和孩童,因為資源匱乏、疾病、不潔用水或戰爭,面臨營養不良的困境。這個世界能教育並啟發青年,讓他們知道只要人類能集體貢獻心力,攜手共進,便能找到所有問題的解決之道。

不論對我或我的小孩來說,今天的世界跟我所期待的可差得遠了。我不認為去想像一個更美好的世界,或是跟他人分享這樣的夢想,激勵大家做該做的事,好讓夢想成真,是過於天真或烏托邦的想法。我深信──我也將在書中證明──我們已經進入人類歷史上既驚人又刺激的時期。我們快速擷取知識並應用科技,消除許多讓地球與各國都受苦的社會問題,包括貧困、營養不良、嬰兒高死亡率和其他問題等。在網際網路和社群媒體的推波助瀾下,我們可以與他人串連起來,跨越地理、文化與語言的鴻溝,重新喚起大家的同理心,一起為社會和自身利益做出更多貢獻,從中獲得更大的滿足感。

如果這並非你想要的世界,我懇求你用開放心態來閱讀本書。這本書提供全新的理性思維方式,去思考我們能如何改造私部門(包括企業和消費者在內)的角色,以打造更美好的世界。我稱這思維方式為「我們優先」(We First),與「以我為先」(Me First)的心態恰恰相反。「以我優先」的心態,很大程度導致了資本主義的行為,讓我們落到今日這步田地,因此我們迫切需要推動「我們優先」。

閱讀過微軟公司創辦人比爾‧蓋茲於2008年1月在世界經濟論壇發表的演說,我深受啟發,開始探索這種思考方向。當時,蓋茲是全世界最有錢的富翁,也是最大方的慈善家。我反覆思量他的演說,其中的諷刺現象引發我的好奇。他提出一種新邏輯,說明為何企業應該負起責任,找到解決之道,化解讓地球受苦受難的危機,特別是在貧窮蔓延的第三世界,那裡因為不太可能有足夠獲利,企業往往不考慮進軍這個市場。他讚揚U2樂團主唱波諾(Bono)和施萊弗(Bobby Shriver,譯註:援助非洲慈善團體DATA的主席)共同創立發起的開創性計畫──(PRODUCT)RED campaign,但是也強調當前慈善活動所投注的努力,遠遠不及改變全球身陷苦難的數百萬人所需的一切。他給在場的與會代表、企業領袖及國家元首,留下了一個大挑戰。

我懇求在座的各位──不論你是在企業界、政府,還是非營利組織的領域──在接下來幾年都能參與某個創造性資本主義(creative capitalism)的計畫。它不一定得是全新的計畫;你也可以參與既有的計畫,看看如何延伸市場力量,協助推動這個計畫向前發展。當你提供國外援助,提供慈善捐助,試圖改變世界時──你能否也找到一些方法,讓市場力量努力改善貧窮人口的生活呢?

他說的「創造性資本主義」與「改變世界」停駐在我心中,讓我想到了好幾個問題:資本主義如何有創意地推動市場力量,打造更美好的世界?企業如何重新思考其角色,在追求利潤的必要個人利益,與為了全球社會轉型所需大幅付出的努力和資源之間,取得適當的平衡?這樣的願景又如何改正過去造成的傷害,重新讓企業變成推動永續進步的引擎呢?

身為品牌和廣告專家,多年來我為許多跨國品牌提出廣告促銷的創意點子,包括耐吉、豐田、摩托羅拉等。我的工作就是將商業問題點改造成為富創意的機會點,協助企業在廣告市場中「掌握情感的優勢」,好推動改變消費者的思維或行為。這樣確保企業的訊息,能滿足消費者的需求,締造出所期望的業務成果。

蓋茲提出的挑戰像是當頭棒喝般,讓我看到在企業傳遞給消費者的訊息機會點中,哪些是最優先的要務。消費者的注意力從傳統媒體,例如電視、雜誌、報紙,大部分早就移轉到網路、社群媒體和智慧型手機上。我懷疑企業和消費者之間互動的轉變,是否能為社會轉型開啟一個前所不能的解決方案。

這就是我所謂的「貢獻式消費」(contributory consumption)。這種消費主義出發點良善,在其整體系統中,產品和服務的每一筆交易,都能對打造更美好的世界有所貢獻。自由市場資本主義多在強調獲利與目的、生活和付出之間的區分,而這個解決之道暗示我們將能終結這種錯誤的對立。貢獻式消費提供一個系統性的解決方案,為全世界帶來繁榮。

此外,在消費者與品牌之間,因為社群媒體的出現,貢獻式消費很自然地在這些媒體帶來的全新動能中成長茁壯。畢竟,全球各地的消費者正在前所未有地相互串連起來,利用電子郵件、部落格、臉書及推特等溝通平台,出聲抗議,揭露惡質企業的行徑,或用購買行動、介紹與推薦,讚賞有良心和善意的品牌。消費者獎勵和懲罰力量的結合,正是推動貢獻式消費的動力。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