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日
內容連載 頁數 1/4
第一章 我的故事

「請大概描述一下你的童年。」如果有人來尋求諮商,我經常會問對方這個問題。我並不是想聽所有的細節,而是想知道他們有些什麼樣的心理模式。事實上,那些人現在碰到的問題,都是他們好久以前的心理模式造成的。

因為不斷遭受暴力,讓自尊變得低落的童年

我才十八個月大,父母就離婚了。我不記得這件事有多糟,但真正讓我覺得可怕的記憶,是母親必須到別人家裡幫傭,只好把我托給別人照顧。據說,當時我連續哭了整整三個星期。照顧我的人實在沒轍,母親只好把我帶回家另作打算。

我一直無法確定,當時母親到底是真的愛我繼父,還是為了給我們一個家才再婚的?不過,再婚這件事並不是個好決定。我的繼父來自一個嚴苛的德國家庭,除了暴力以外,他不曉得其他的治家之道。後來母親懷了我妹妹,又碰上一九三○年代的經濟大蕭條,於是家庭暴力就成為我們的家常便飯。那一年,我五歲。

此外,還發生了另一件事。大約就在那個時候,我的鄰居——我記得他是個老酒鬼——強暴了我。醫生檢驗的過程,以及我在法庭上作證的情景,至今仍鮮明地印在我的腦海中。後來那個人被判了十五年徒刑,卻不斷有人跟我說:「這都是你的錯。」因此有好幾年的時間,我都很害怕那個人出獄後會找我報復,因為是我害他入獄的。

我的童年大半是在身體及性的虐待中度過,而且平常還要做許多粗活。我的自我形象變得相當卑微,似乎很少有好事會發生在我身上。於是,我的這種思維模式開始在外在世界具體呈現。

我過往的典型生命模式可以從小學四年級發生的一件事看出來。某天,我們學校舉行派對,有一些蛋糕要分給小朋友吃。這個學校的學生除了我之外,大多來自生活寬裕的中產階級家庭。我們家則是從來沒有蛋糕可吃,因為買不起。

那一天,他們切了好多蛋糕。那些每天都有蛋糕吃的小孩,有的人還拿到兩、三塊。最後,當老師走到我面前時(我當然排在最後面),蛋糕已經沒有了。連一塊也沒剩下來!

現在我很清楚地知道,之所以會發生這種狀況,是因為我當時已經認定我沒有價值,我不值得擁有任何事物。正是這樣的信念讓我排在最後面,因而分不到蛋糕。這就是我的模式。事實上,這些狀況只不過反映了我的信念。

逃離家裡,但依然無法逃離原來的生命模式


十五歲那年,我再也無法忍受性虐待,於是逃離家裡和學校。我在一家小餐館找到服務生的工作,那似乎比我在家裡做的粗活輕鬆多了。

出於對愛與感情的渴望,加上自尊心低落,當時的我願意將身體奉獻給任何一個對我好的人。於是,在我十六歲生日過後不久,我產下一名女嬰。我知道自己無力撫養這個孩子,便替她找了一個有愛心的好人家。小孩生下來之後,就跟隨他們的姓氏。

在這種情況下,我絲毫沒有體驗到為人母的喜悅,反而只有失落、內疚和羞恥感。那是一段不光彩的日子,我只希望那段歲月盡快結束。生下孩子的第五天,我就離開了。

我立刻趕回老家,對著我那還在扮演受害者的母親說:「夠了,你再也不必忍受這一切,我要帶你離開這裡!」於是母親便跟著我走,丟下十歲的妹妹。

我在一家小旅館幫母親找到一份女傭的工作,並將她安頓在一間舒適的公寓裡。我覺得自己的義務已經完成,便與一位女性友人前往芝加哥。

在早年那些歲月裡,由於小時候經常遭受暴力,加上長久以來的無價值感,於是我不斷吸引那些會虐待我、經常打我的男人進入我的生命。原本這輩子我很可能會過著同樣的日子,然後痛罵男人度過餘生,但透過正面思考,漸漸地,我的自尊提升了,而那些男人也開始離開我的生命,因為他們已經不符合我潛意識中的新信念了。我並不是原諒他們的作為,而是我了解到,把那些人吸引過來的,是我自己的心理模式。

生命出現轉折

在芝加哥做了幾年卑微的工作後,我來到紐約,並且很幸運地成為時裝界的模特兒。不過,在名設計師旗下擔任模特兒,對我的自尊並沒有太大的幫助,反而只是給我更多機會挑剔自己。我拒絕承認自己的美貌。

在時裝界待了許多年後,我遇見一位優秀的英國紳士,最後與他步上紅毯。儘管身為模特兒,並擁有一位令人稱羨的好丈夫,我的自尊還是很低落;直到幾年後我開始對自己的內在下工夫,情況才略有好轉。

結婚十四年後,就在我開始相信好事會長久時,有一天我丈夫突然對我說,他另結新歡了。是的,當時我崩潰了。但時間會往前走,我終究繼續過我的人生。我可以感受到自己的生命正在轉變。

在很偶然的機會下,我參加了紐約市宗教科學派教會的聚會。他們講的內容對我而言全然陌生,但我內在卻有個聲音在說:「注意聽!」於是我就專心聽講。後來,我不但去聽星期日的講道,還開始參加他們每星期一次的課程。自從高中輟學以來,我就沒再讀過書,結果現在我卻搖身一變,成了求知若渴的學生,狼吞虎嚥地吸收所有和玄學及療癒有關的知識。

宗教科學派教會成了我的新家。雖然大部分的生活還是一如往常,我卻花越來越多的時間研究那些課程。三年後,我通過考試,成為教會的合格治療師。我就這樣開始擔任教會的諮商員。

我在教會裡變得非常活躍,並積極參與教會的社交活動。我開始在中午的聚會發表演說,並為人諮商。很快地,這就成為我的專職工作。接著,我開始到各地旅行、演講,並開辦一些課程。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