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文學季
臺灣的病人最幸福:有圖有真相

臺灣的病人最幸福:有圖有真相

  • 作者:劉育志
  • 出版日期:2013/06/01
內容連載 頁數 1/1
醫不聊生

2/瀕臨絕種的婦產科醫師


臺灣的婦女即將在面臨一個既沒有婦產科醫師,又沒有助產師的狀況,究竟該如何是好?

在大自然界裡,瀕臨絕跡的物種往往都具有這幾個特性:
1. 成長、繁殖的速率緩慢
2. 獵人無情地屠戮
3. 棲息地遭到嚴重破壞

很不幸的,婦產科醫師恰好都符合這幾項特性。一位婦產科醫師的養成,從醫學院開始,最短需要十二年,甚至更漫長的歲月才能孕育出一位成熟的婦產科醫師。

但是,嗜血的媒體為了求取激情的新聞價值,頻繁地拿「生產意外」大作文章。羊水栓塞、產後大出血都是可能致命的生產併發症,但這些人力所無法預測、更難以避免的「生產意外」均被魯莽、武斷地歸咎於婦產科醫師的責任。一則偏頗錯誤的報導,便足以摧毀一位珍貴的婦產科醫師;一個纏訟多年的官司,就會讓婦產科醫師從此不願再替人接生。

懷孕生產本身伴隨了許多風險,一直都是婦女所面臨的重要關卡,在二十世紀初,美國的孕婦死亡率高達850(0/0000),亦即每十萬名活產會有八百五十位孕婦死亡。經過無數婦產科醫師的努力,臺灣的孕婦死亡率從一九五七年的125.9(0/0000)下降至二○一一年的5.0(0/0000)。臺灣的孕婦死亡率已經達到先進國家的水準(註一)。不過,如今婦產科醫師的處境卻是每況愈下,全臺灣三百六十八個鄉鎮市區中已有超過六成找不到婦產科醫師替人接生。

婦產科醫師正瀕臨絕種

「歷年婦產科專科醫師核證人數」,換言之就是每年投入婦女健康照護的新血。一九九○年時,核證人數為一百二十一人;而二○○六至二○一一年間,核證人數每年均只有三十多位(圖一)。

近十三年來,臺灣執業醫師的總數逐年增加,由二萬八千一百四十九增加到三萬九千九百六十人,成長約四成,但婦產科醫師的總數卻維持在二千一百餘人,幾乎是零成長的局面(圖二)。

目前臺灣婦產科醫師的平均年紀已經接近五十五歲,而苗栗縣、屏東縣婦產科醫師的平均年紀更高達五十八歲。每年退休的人數將遠大於每年加入的新血,在短短的五至十年內,執業婦產科醫師的總人數將不斷下降,而執業環境的工作負荷量也會加倍沉重,正如同棲息地遭到破壞一般,終將導致更多人離去,成為不可逆的惡性循環。

如果依舊感受不到婦產科醫師的稀少,讓我們換個方式來說明。

「議員」是臺灣社會最受關心注目、家喻戶曉的政治產物。親眼見過議員的人恐怕相當有限,但是從表三中可以清楚見到,在臺灣有許多個縣市的議員數量可是超過婦產科醫師的數量。所以說,在很多地方,婦產科醫師比議員還要稀有!

臺灣婦產科醫師短缺的困境恐怕還會逐漸惡化,未來咱們的產婦便需要仰賴助產士(師)的協助。但是,因為長久以來助產士(師)的角色完全被忽視,也已經出現很大的斷層。近十五年來,助產士核證人數由每年兩、三千名銳減至每年數十名。二○一二年助產師助產士公會的會員人數僅七百一十二人;根據衛生署的資料,全臺灣登錄執業的助產師總數更僅有八十四人,這個數量比立法委員的席次還要少呢(圖四)!

助產士(師)在世界上許多國家都扮演重要的角色(圖五),在澳洲助產士(師)的密度很高,每十萬人口有八十九位助產士(師),冰島每十萬人口有七十九位助產士(師),英國每十萬人口有五十三位助產士(師),日本每十萬人口有二十一位助產士(師),而臺灣每十萬人口卻僅有○.五位助產士(師)。

請珍惜難得的婦產科醫師

十多年來臺灣懷抱著美麗的醫療願景,也達成了世上少有的成就。普及、完善的婦產科讓主管機關完全忽視助產士(師)的培育,如今這場「醫療盛宴」走向尾聲,我們這才驚覺無以為繼。臺灣的婦女即將在面臨一個既沒有婦產科醫師,又沒有助產師的狀況,究竟該如何是好?

身在臺灣一千萬的婦女同胞們,你們要爭取並維護自己的權益;而一千萬的男士們也應該要重視這樣的問題,因為你的所愛是女人,你的家人也是女人!

下回當媒體報導又出現因為「生產意外」而包圍、攻擊婦產科醫師的新聞時,請大家站出來抵制這種行為。婦產科醫師已是不折不扣的瀕臨絕跡的族群,請勿攻擊、請勿威脅、請好好珍惜!

11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