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植物展
假面殺機:林斯諺長篇推理小說

假面殺機:林斯諺長篇推理小說

  • 作者:林斯諺
  • 出版日期:2013/08/21
內容連載 頁數 3/4


艾洛把厄洛斯放到桌上,看了對方一眼,然後把身子往後靠。

「不是什麼深刻的想法。」

「沒有所謂深不深刻,純粹陳述個人觀感。」

艾洛猶豫了一下,才開口,「我認為沒有所謂的愛情。」

「怎麼說?」

「你知道哲學理論中所謂的表徵論嗎?」

「請你解釋。」

「根據表徵論,語言是可以刻畫世界的,字詞可以表徵世界上實際存在的物件,『桌子』這個詞代表了實際存在的那張桌子,依此類推。」

麥斯克點點頭,「可以了解,所以呢?」

「所以,我們都被語言所誤導了,以為『愛』這個字,也對應到某種無形的實體,叫做『愛』,這是完全錯誤的,愛這個字指涉不到任何實體,它所能刻畫的,只有一堆戀人間的外在行為。」

「請再解釋得清楚一點。」

艾洛在沙發上調整了坐姿,啜了口茶,繼續說:「根據英國哲學家萊爾的講法,他徹底否認笛卡兒的二元論,認為根本沒有所謂心靈世界存在,心靈的一切都由外在行為展現出來,例如所謂『痛』的心理狀態,只不過是我被堅硬物體撞到時,會慘叫一聲,然後用手去撫摸痛處。而愛,也只不過是對戀人噓寒問暖、接吻、擁抱、幫她套件外套、問她吃飽了沒、打電話給她……等等瑣碎的外在行為所組合而成。沒有這些外在行為的展現,根本就沒有愛的存在。這套分析行為主義解釋,套用到愛情身上時,真的是很有道理。」他意識到自己一口氣說了許多話,訝異於自己的滔滔不絕。也意識到原來自己的聽眾一直少得可憐。

「所以根本沒有愛情這回事囉?」麥斯克撫摸著下巴的絡腮鬍。

艾洛向前探了探身子,「或者你可以這樣看。愛,不過是一種動物性本能的欲望,想要親近異性,追究到底,根源於性慾,只不過人類有語言、有思想,才將這種性慾美其名為『愛』,並盲目地相信真有愛情的存在。要是人沒有思想能力,會對由性慾蛻變而來的愛想這麼多嗎?

「既然愛只是一種動物性的欲望,那就摻雜一定的自私性,因為只要是欲望,就會有一定的私心。愛是各種情感中,自私性最重的一種。也因為人有思想能力,使得自私性這項因素變得更加複雜。

「既然愛只是一堆外在行為所組成,既然愛只是一種動物性慾,那要人去相信愛情,相信天長地久,豈不可笑?人會想要有伴侶,也只不過是一種生理欲望,絕非在背後有什麼偉大崇高的愛情在運作;要用一切所謂理性的方法去經營一種動物性慾,注定會失敗;就算看似成功,也只是一種自我欺瞞。」

艾洛停頓下來,他見麥斯克沒有答話,便繼續說:「沒有愛,只有性慾,因為人是動物。愛,是人類用語言粉飾出來的。一切的愛情活動,拆除掉語言的裝飾,只有赤裸裸的性。」

「很偏激的想法,不過很有啟發性。」

「或者這麼說好了,愛情只不過是一陣短暫的激情,激情過後便什麼也沒有了。我不懂伴侶關係為什麼一定要強制把兩人綁在一起。也許這正是出自於愛情所衍生出的自私與佔有。」

「如果承認愛情只是短暫的激情,那麼沒有永恆的愛嗎?」

「永恆的愛只有一種,就是柏拉圖式的戀愛。只要涉及形體之美,最終只會走向腐朽。」

4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