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植物展
夢遊者

夢遊者

Der Nachtwandler

內容連載 頁數 1/11

序曲

才躺在急診室不到半個小時,那個病人就已經惹出麻煩。不過早在救護車還沒打開車門、將擔架床推出來之前,護士蘇珊就已經嚐到麻煩的味道了。

只要精神科有大事發生,她總是能嚐到這種味道,一種彷彿在嘴裡咀嚼著鋁箔紙的味道。然而,這種令人不舒服的感覺也有可能是由病患引起的,這類病患給人的第一印象並非施暴者,反倒像是受害者,就像剛在一三一○號病房讓鈴聲大作的男子一樣。

剛好就在晚間七點五十五分。

那名男子要是再晚個五分鐘,蘇珊早就休息去了,但是她現在必須空著肚子趕回現場。這並不是說蘇珊非吃晚餐不可,而是小份量的沙拉加上半顆蛋已成為她制式的晚餐了。她非常注意自己的身材曲線,其實,跟病房裡那些神經性厭食症的女病患們相比,她根本沒有胖多少。就這點來說,她可算是個兼有妄想症的偏執狂,不過對她而言,第一種症狀比較容易擺脫。

那名男病患在一家超市前被逮到,他全身赤裸地倒在雪地中,滿身是血,腳上還有割裂傷。儘管看起來很髒,而且精神恍惚,還有脫水的現象,但是他的眼神不但清醒、鎮靜,咬字也很清晰,牙齒也沒有殘留任何酒精、尼古丁或濫用毒品的跡象(在蘇珊眼中,牙齒向來是判斷精神狀態最準確的指標)。

雖然如此,我還是嚐到了麻煩的味道。蘇珊一手握著傳呼器,另一手抓著一串鑰匙,心中暗自嘀咕著。

她用鑰匙打開了病房的門,走了進去。

眼前詭異怪誕的景象讓她愣了好幾秒,才驚覺傳呼器正嗶嗶響個不停,於是趕忙聯絡專門處理危機狀況的安全人員。

「我可以證明這一切。」那個赤裸的男子在窗前大叫,腳下有一灘嘔吐物。

「你當然可以,」護士說,小心翼翼地與那名男子保持安全距離。

她的話聽起來熟練而虛假。因為蘇珊早就演練過,也不是真心說的,不過根據以往的經驗,這些空洞的說詞的確為她爭取到不少寶貴的時間。

但是這次好像不一樣。

調查委員會在後來的決議報告書裡堅稱,清潔婦在工作時用 mp3 播放器聽音樂,而這種行為在工作期間是嚴格禁止的。清潔婦的上司無預警地突襲檢查,她一時情急,便將播放器藏在淋浴間旁邊的水錶盒裡。

11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