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文學季
內容連載 頁數 1/7
第一章  因為電影,讓我不虛此生 (節選)
 
真正從「愛看電影」進化到「影迷」,是要到進了大學之後。一則上課自由,時間多了,二則不再有一試定終生的考試關卡,三則拜科技之賜,看電影的方式變多了。
 
民國六十八年,我剛剛進入台大就讀,校園裡充滿琳瑯滿目的社團招生廣告中,我一眼就相中了「視聽社」,為我開啟了好萊塢以外的電影世(視)界。
 
當年,我們常常去西門町的台映試片間,看到很多只在書上「讀」過的電影,舉凡《單車失竊記》(Bicycle Thieves)、《強尼上戰場》(Johnny Got His Gun,又譯《無語問蒼天》)、《魂斷威尼斯》(Death in Venice)、《城市之光》(City Lights)、《摩登時代》(Modern Times)等等,簡直是大開眼界。
 
那是美麗島事件剛發生不久的年代,施明德是最後才落網的異議人士,政府為了抓他,懸賞一百萬。他最後藏身之處,就是台映試片間的對面。文藝青年和革命鬥士,曾隔著一條街,短暫交會過。
 
當年我在台大念的是商學系工商管理組(現在台大工商管理系的前身),到了大二,就得離開公館的總區校園,到徐州路的法學院念書。從學校走到青島東路的電影圖書館(現在電影資料館的前身),不要五分鐘的時間,對我而言,真是太幸福了。
 
從大二到大四,只要沒課,或是不想上課,我就跑去電影圖書館,有時是看它規劃的主題電影,有時是去那裡借自己想看的錄影帶。當時圖書館所有的員工,我都認識。他們常懷疑我是不是整天只打網球和看電影,因為我真的經常打完球,連衣服也沒換,就去電影圖書館報到。
 
那真是大量看電影的時期,美國的電影、歐洲的、日本的,我全部都看,簡直葷素不忌,電影圖書館裡有些歐洲電影還有英文字幕,有些日本電影連英文字幕都沒有。有一次,為了看黑澤明的《七武士》,因為既沒英文字幕,又聽不懂日語發音,只好把美國人跟拍的《豪勇七蛟龍》(Magnificent Seven)先看一遍,這樣至少可以看懂劇情的發展。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