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文輕小說集結讚
呼蘭河傳(新版)

呼蘭河傳(新版)

  • 作者:蕭紅
  • 出版日期:2015/04/30
內容連載 頁數 1/4

 
嚴冬一封鎖了大地的時候,則大地滿地裂著口。從南到北,從東到西,幾尺長的,
 
一丈長的,還有好幾丈長的,它們毫無方向地,便隨時隨地,只要嚴冬一到,大地就裂
 
開口了。
 
嚴寒把大地凍裂了。
 
年老的人,一進屋用掃帚掃著鬍子上的冰溜,一面說:
 
「今天好冷啊!地凍裂了。」
 
趕車的車夫,頂著三星,繞著大鞭子走了六七十裡,天剛一蒙亮,進了大車店,第
 
一句話就向客棧掌櫃的說:
 
「好厲害的天啊!小刀子一樣。」
 
等進了棧房,摘下狗皮帽子來,抽一袋煙之後,伸手去拿熱饅頭的時候,那伸出來
 
的手在手背上有無數的裂口。
 
人的手被凍裂了。
 
賣豆腐的人清早起來沿著人家去叫賣,偶一不慎,就把盛豆腐的方木盤貼在地上拿不起來了,被凍在地上了。
 
賣饅頭的老頭,背著木箱子,裡邊裝著熱饅頭,太陽一出來,就在街上叫喚。他剛一從家裡出來的時候,他走的快,他喊的聲音也大。可是過不了一會,他的腳上掛了掌子了,在腳心上好像踏著一個雞蛋似的,圓滾滾的。原來冰雪封滿了他的腳底了。他走起來十分的不得力,若不是十分的加著小心,他就要跌倒了。就是這樣,也還是跌倒的。跌倒了是不很好的,把饅頭箱子跌翻了,饅頭從箱底一個一個的滾了出來。旁邊若有人看見,趁著這機會,趁著老頭子倒下一時還爬不起來的時候,就拾了幾個一邊吃著就走了。等老頭子掙扎起來,連饅頭帶冰雪一起揀到箱子去,一數,不對數。他明白了。他向著那走不太遠的吃他饅頭的人說:「好冷的天,地皮凍裂了,吞了我的饅頭了。」
 
行路人聽了這話都笑了。他背起箱子來再往前走,那腳下的冰溜,似乎是越結越高,使他越走越困難,於是背上出了汗,眼睛上了霜,鬍子上的冰溜越掛越多,而且因為呼吸的關係,把破皮帽子的帽耳朵和帽前遮都掛了霜了。這老頭越走越慢,擔心受怕,顫顫驚驚,好像初次穿上滑冰鞋,被朋友推上了溜冰場似的。
 
小狗凍得夜夜的叫喚,哽哽的,好像它的腳爪被火燒著一樣。
 
天再冷下去:
 
水缸被凍裂了;
 
井被凍住了;
 
大風雪的夜裡,竟會把人家的房子封住,睡了一夜,早晨起來,一推門,竟推不開門了。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