曬書市集
與習近平聊聊台灣和中國(平裝版)

與習近平聊聊台灣和中國(平裝版)

  • 作者:范疇
  • 出版日期:2015/12/09
內容連載 頁數 1/4
致習近平的一封公開信
 

習主席,您好。這封信的用意並不在為您上課。要上課,中國的專家學者、海外歸來的宏觀論述者、您的強大智囊班子,其中人才濟濟,您可以向他們吸收的知識和經驗太多了,輪不到一個外人來說三道四。然而,您那滿天星斗的理論班子,包括了學界、政界、軍界,無論他們打造的理論系統如何的宏大,如何的激勵人心,他們都沒有能力、或者說不敢,對所謂的「台灣經驗」做出一個天衣無縫的嵌接。
 
過去三十年的經驗證明,中國共產黨的領導班子,其對台灣社會的理解,永遠落後於事實一步;不知為什麼,三十年來一群一群智商IQ一四○的人,一旦碰到「台灣問題」,集體IQ就只剩下八十。我們無法判斷真正原因,但是想來總脫不了以下幾個因素:體制的僵化思考作祟;領導人被國內政爭綁架而無法創新;以及可能是最重要的――整體中國上層和菁英界,無能擺脫歷史經驗的牽絆,因而無能用地球的高度來定位中國未來一百年的世界角色,連帶的,「台灣論述」也賠了進去。
 
寫這封信給您,有個明確的目的:提醒您不要從「統獨框架」來思考台灣存在這事實;台灣問題其實有統、獨之外的第三種可能性,而中國未來的百年命運和這第三種可能性緊緊相扣;我認為,若不走這第三路線,中國夢無以實現。
 
在統獨框架下,台灣議題是個死結。當然也必須承認的是,中國共產黨不是造成這種「台灣死結」的唯一責任方,台灣社會自身也必須負起一部分的責任。這同樣也是一個複雜的問題,但總的來說,台灣的政界高層及社會菁英,已經喪失了理解中共領導人內心世界的能力,對領導人內心深處的雄心和恐懼,多半依據西方的解讀方式來論述。這也是很自然的,台灣的面積僅僅是中國大陸的三百分之一,人口僅是六十分之一,雖然國民黨帶來了很多的「大陸經驗」和「中共經驗」,但隨著兩蔣父子的逝去、政治解嚴進入憲政民主的經歷,台灣社會對「帝國尺寸」的中國大陸的理解力退化,也是無法避免的。正如數年前某紀錄片顯示,解嚴後的俄國,普丁總統造訪幼兒園,他開玩笑地問一班孩子「史達林是誰」,孩子們面面相覷,只差沒講出來「是不是我們的那個校工」。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